五千年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三十九章 红茶
    第二天上午,“旧调小组”给赵正奇拍发了电报,确认那几个庄园的问题真的是“反智教”造成的。

    他们没有提这是“反智教”诱饵的可能,因为无法确定赵正奇、赵义德身边还有没有对方的卧底潜伏。

    同样的道理,野草城那些贵族的家里,说不定也还藏着“反智教”的信徒。

    蒋白棉打算的是,等赵正奇协调好了最初城的关系,调动起了资源,她再和对应力量的首脑谈,提醒他注意陷阱。

    没过多久,赵正奇回了电报,让“旧调小组”暂时按兵不动,等待进一步的通知。

    这和蒋白棉预料的反应完全一致。

    然后,“旧调小组”再次分头行动,蒋白棉和商见曜去“拜访”“黑衫党”二老板特伦斯,尝试“说服”他奥格只是新找了个情妇,很是宠爱,“狼窝”没有任何异常,白晨、龙悦红和格纳瓦则去猎人公会看有没有人发现韩望获的行踪,同时在城里转一转,一边熟悉地形,一边帮苏娜、李琼等人了解下最初城哪些行业比较有前途。

    特伦斯住在红巨狼区斯特恩街25号那个独栋房屋内,门口守着两名挎冲锋枪的手下。

    商见曜和蒋白棉于路边找了个地方停好了吉普,“跟”着奥格,走到了大门处。

    “他们是?”看门的“黑衫党”成员端起了冲锋枪。

    奥格笑着回答道:

    “我给老板打过电话了。

    “他们是我认识很久的朋友,想大批量购买大麻和极乐岛出的新玩意。”

    最初城是有架设有线电话网络的,只是不那么普及,很多人也没那个需求。

    其中一名“黑衫党”成员拿起了大门旁边的对讲机,和里面沟通了几句。

    他随即放好对讲机,指着棕红色的对开大门道:

    “进去吧,老板在起居室等你们。”

    奥格熟稔地打开了大门,领着蒋白棉、商见曜穿过客厅,进了位于一楼的那个起居室。

    起居室内,一名穿黑色衬衣的中年男子端着两个白釉瓷茶杯,将它们放在了矮桌上。

    “老板。”奥格恭敬地对这名男子点了点头,“这是我提过的客户。”

    他就是特伦斯啊……他家没有仆人吗,需要自己上茶?因为经常在家里做违法之事,不好请仆人?蒋白棉的目光投向了那名中年男子。

    特伦斯四十岁出头,身材非常臃肿,几乎快把衬衣纽扣撑飞。

    他留着褐色短发,有一双蓝色的眼睛,满脸皆是横肉。

    听完奥格的介绍,特伦斯望向蒋白棉和商见曜,笑容和煦地指着桌上的白釉瓷茶杯道:

    “这是‘临海联盟’那边产的红茶,不能不品尝一下。”

    听到“红茶”这个名词,看到白釉瓷茶杯内晃荡的水波,蒋白棉顿时有些口渴,想咕噜喝上几口。

    但在背景比较复杂的黑帮头子家里,她可不敢乱吃乱喝,就算要,也得等商见曜交上“朋友”。

    这个时候,商见曜已上前几步,伸出了右手:

    “你好。”

    “你好。”特伦斯点头致意,却没有伸手。

    他随即解释了一句:

    “我不习惯和别人有身体接触,哈哈,美丽的女士除外。”

    此时,房间内还有四名全副武装的保镖。

    商见曜没有介意,叹了口气道:

    “我们是奥格介绍来的;朋友间确实常常只用‘你好’来打招呼;

    “所以……”

    特伦斯先是微笑点头,表示赞同,继而睁大了眼睛,热情地上前两步,给了商见曜一个熊抱:

    “怎么不早说?

    “我正想着你们什么时候会来。”

    “惊喜吗?”商见曜笑容满面地用力拥抱了对方一下。

    他比特伦斯高了足足一个脑袋。

    彼此松开后,特伦斯脸色突然变化,急声说道:

    “不要喝那两杯茶,里面有强效安眠药!”

    他态度改变的同时,蒋白棉感觉自己的口渴情况瞬间得到了缓解。

    强效安眠药?这是很早就察觉到我们有问题?不,如果提前知道,现在不会只有这么几个人,这么一个陷阱……他刚才自己端茶,是因为时间很仓促,需要立刻下药,来不及喊仆人?蒋白棉念头电转间,听到奥格惊愕问道:

    “老板,你为什么要给我们下安眠药?”

    不要问!蒋白棉心中一动,却已是来不及阻止。

    听见奥格的疑问,特伦斯笑着做出了回答:

    “我能察觉到一定范围内的危险……”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迷茫地重复起一个词语:

    “危险……”

    见情况急转直下,蒋白棉放弃了刚才抱有的侥幸心理,早已蓄势待发的腰背一挺,整个人扑向了特伦斯。

    与此同时,她反手抽出了腰间藏好的“冰苔”手枪。

    商见曜也做出了类似的尝试。

    特伦斯蓝色的眼睛闪烁了一下,顺势往地上一倒,避开了商见曜和蒋白棉的夹击。

    起居室内几名保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之际,蒋白棉落地转身,将枪口瞄准了特伦斯。

    就在这时,她整个人突然变得异常平静,没有了攻击的欲望,没有了求生的欲望,没有了扭转局面的欲望。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似乎进入了旧世界娱乐资料里提到过的“贤者时刻”,摒除了种种欲望,脑袋一片清明,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世界的本质、存在的哲学、刚才的疏漏和后续的应对。

    她眼角余光看到商见曜也僵在了那里。

    特伦斯翻滚出去,站了起来,一边示意保镖们用枪指住商见曜和蒋白棉,一边哈哈大笑道:

    “没想到吧?我还有这个能力!

    “你们躲得过下了强效安眠药的红茶,躲不过‘贤者时间’!

    “说,谁派你们来的?你,不要说,你说!”

    他不想再“听”商见曜说一句话。

    “贤者状态”的蒋白棉异常冷静,简单而快速地说道:

    “你的强效安眠药根本就不会有效果,我们体质很强,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对抗药效。”

    听到这句话,特伦斯仿佛受到了侮辱:

    “我证明给你看!”

    话音刚落,他已是端起一杯红茶,咕噜喝了几口。

    因刚才突变初步摆脱了“推理小丑”效果的奥格见状,整个人都呆住了,脱口而出道:

    “老板……”

    喝掉大半杯茶后,特伦斯一下愣住。

    我是谁?

    我在哪里?

    我刚才在做什么?

    特伦斯茫然了几秒,丢掉白釉瓷茶杯,慌忙扣起了喉咙眼。

    呕,呕,他试图把喝下去的红茶全部吐出来。

    没有了他后续的“补充”,“贤者时间”的效果很快退去,商见曜轻松用“双手动作缺失”制伏了根本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的保镖们。

    同时,他还让奥格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蒋白棉则急跨三步,竖起掌刀,将特伦斯击晕了过去。

    依次“说服”好了起居室内其他人,商见曜望向蒋白棉,好奇问道:

    “你怎么知道刚才要那么说?”

    蒋白棉瞥了他一眼:

    “我有注意到,你和我一样,试图阻止奥格提问,认为那个问题很有可能让特伦斯的‘推理小丑’效果被解除。

    “既然我来得及做出一次攻击,你自然也来得及给特伦斯附加一个比较强力维持时间较短的‘矫情之人’。

    “就算我不刺激他去喝红茶,你也会从别的地方让他矫情,创造机会。”

    啪啪啪,商见曜鼓起了掌。

    …………

    两个小时后,起居室内。

    “哈哈,你的三个能力分别是什么?”商见曜搭着特伦斯的肩膀,笑着问道。

    “哈哈,是‘贤者时间’、‘恒定口渴’和‘危险察知’,哈哈,代价我不能讲。”特伦斯笑容满面地做出了回答。

    “哈哈,这是哪个领域的?”商见曜大笑追问道。

    “哈哈,‘曼陀罗’。”和商见曜保持着勾肩搭背状态的特伦斯如实笑道。

    “哈哈,你是‘欲望至圣’教派的?”商见曜于笑声中问道。

    既真诚又浮夸的氛围里,蒋白棉旁观得差点捂住脸孔。

    这时,特伦斯表情一肃道:

    “不是。

    “那是群该死的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