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最后一个问题
    做出判断后,蒋白棉没有掩饰地吐了口气:

    “可惜啊……”

    她可惜的是自己依靠这类物品体验一下觉醒能力的梦想破灭了。

    这时,白晨思索着说道:

    “它的效果和鱼人神使表现出来的好像不太一样。”

    “鱼人神使”的能力主要在影响呼吸和心跳方面。

    “不同领域。”商见曜变得正经,言简意赅地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嗯。”蒋白棉点了点头,“从阎虎能借助树枝桂冠打开鱼人神使的心灵世界,试图反向降临看,那件物品应该是由他本人的气息和相应的事物凝结而成的。这颗夜明珠看起来是他探索‘心灵走廊’的收获,也不知道属于哪位强者……”

    说到这里,蒋白棉侧头望向格纳瓦:

    “你们‘机械天堂’有做觉醒者能力分类吗?”

    格纳瓦摇了摇头道:

    “你们也看到了,我们‘机械天堂’和外界的接触其实很少,绝大部分时候都是通过塔尔南这个窗口来完成,偶尔会派队伍外出,到红石集、野草城、‘临海联盟’这些地方,但总的来说,我们遭遇过的觉醒者数量不是太多,没法建立起分类,做较为深入的分析。”

    “确实。”蒋白棉表示理解。

    她怀疑在觉醒者相关上,“机械天堂”大概率没有“盘古生物”知道得多,只是“旧调小组”目前权限不够。

    等到商见曜将黄绿色的夜明珠装入一只橡胶手套,丢给格纳瓦,蒋白棉抬手摸了下自己的耳蜗:

    “现在万事俱备,只差最后一个问题了。”

    在“斩首行动”上,她没想着联络红石集大大小小的势力,没想着和谭杰等人合作。

    这种事情成功的落脚点在于突然在于迅雷不及掩耳,而知道的人越多,越容易泄密。

    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几事不密则害成!

    “地下方舟”的历史比红石集还要久远,他们的生意让这个聚居点能够成立,这么多年下来,红石集的镇民们和“地下方舟”不可避免地会产生各种各样的瓜葛,这有可能是矛盾,也有可能是暗中的联系。

    在一时半会无法做出有效甄别的情况下,蒋白棉不想冒泄密的风险,反正“斩首行动”不需要数量来壮胆,小而精更符合要求。

    至于告知“盘古生物”,那肯定是不行的,这种事情必然会被叫停。

    选择不说嘛,那就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什么问题?”龙悦红非常配合地问道。

    蒋白棉摸耳蜗的右手顺势滑落到了下巴,表情严肃地说道:

    “俗话说得好,料敌需从宽。

    “我之前就假设过,万一迪马尔科是个不比阎虎差多少的‘心灵走廊’级强者呢?”

    龙悦红身上似乎还残留着“胆小鬼”的影响,闻言略有点肝颤:

    “那放弃行动比较好。”

    他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后,商见曜讲起了故事:

    “有一天,龙悦红遇到了一个真心喜欢的女孩子,他们两情相悦,很快就恋奸情热……”

    “这什么形容词啊!”龙悦红忍不住打断道。

    他有点搞不清楚商见曜究竟想表达什么,所以选择听下去。

    “意会,意会。”商见曜没用“处处幻梦,何必认真”来敷衍,诚恳地表达了歉意,“后来,他们遇到了危险,那个女孩即将死在别人枪下,这个时候,龙悦红是觉得自己力有未逮,干脆放弃比较好,还是拼死一搏,不留遗憾?”

    龙悦红张了张嘴,沉默了下去。

    虽然他认为商见曜这个故事和这次的情况不是那么贴切,但还是有一种被利箭射中了要害的感觉。

    蒋白棉抬手下压道:

    “这能一样吗?

    “嗯,我们有了夜明珠,又有不受大部分觉醒者能力影响的格纳瓦,哪怕面对最差情况,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而且,你们还记得吗?迪马尔科父亲病重时,‘地下方舟’内发生过一次叛乱,导致他们家族成员死伤惨重,最终才让迪马尔科成为‘地下方舟’的主人

    “虽然我怀疑这事背后有迪马尔科的影子,但不管怎么样,它都能说明,当时的迪马尔科实力应该不是太强,否则事情不会这么发展。

    “你们想想,强大的迪马尔科既可以庇佑家族成员不被叛乱杀害,又可以自己轻轻松松干掉挡着他路的家族成员,不需要借助叛乱。”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蒋白棉抿了下嘴唇,润了润嗓子道:

    “这也没过去多少年,迪马尔科就算提升再快,肯定也比不上阎虎,我觉得最多比塔尔南那名‘高等无心者’要强一点……”

    说到这里,蒋白棉突然有了灵感,表情连续变化了两次。

    “怎么了?”觉得自己还被“胆小鬼”残余效果影响着的龙悦红有点害怕地问道。

    蒋白棉没有回答他,表情略有点复杂地望向商见曜,若有所思地问道:

    “你还记得迪马尔科是怎么评价‘幽姑’的吗?”

    商见曜如同一台人工电脑,基本完整地复述出了迪马尔科当时的话语:

    “不是所有执岁都像‘幽姑’一样喜欢注视自己的教堂。”

    “对对对,迪马尔科的解释是‘幽姑’执掌着警惕,所以本身也会表现得警惕。”龙悦红也回忆起了相关的内容。

    蒋白棉轻轻颔首,再次问起商见曜:

    “你还记得我们感受到‘幽姑’注视时,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商见曜还没来得及回答,龙悦红已是瞪大了眼睛:

    “你们被‘幽姑’注视过?”

    白晨同样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蒋白棉当然不会直接说怕你们吓到,没告诉你们,她笑着叹了口气道:

    “我们那会也不敢肯定,还以为是幻觉,现在想起迪马尔科的话,我觉得这未必是假的。”

    她没编别的理由是因为她早就发现白晨有些缺乏安全感,不喜欢被排斥在外。

    龙悦红“嘶”了一声:

    “我们被,被一位执岁注视过……

    “执岁真的存在……”

    白晨侧头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没有多说什么。

    商见曜这才回答起蒋白棉刚才提的问题:

    “我们感受到‘幽姑’注视前,雷纳托主教罹患了无心病。维耶尔认为这是他和特蕾莎太太偷情导致的神罚。”

    “后面半句不用说……”蒋白棉略显无力地阻止。

    她随即环顾了一圈,正色道:

    “如果真是‘幽姑’的神罚,那我认为雷纳托主教应该是被直接‘吓’死。

    “嗯,要是把迪马尔科疑似‘心灵走廊’级强者,是可以被称为伪神的存在作为前提假设,放入他对‘幽姑’的评价和我们感受到的‘幽姑’注视上,会演绎出一些不同的结论。”

    商见曜帮她进一步说道:

    “‘幽姑’经常注视红石集警惕教堂,不仅仅是因为祂执掌警惕,还可能在于这座教堂的底部镇压着一位‘心灵走廊’级的强者。

    “当初警惕教派不挑别的地方,只租了‘地下方舟’上面几层做教堂,应该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说着,商见曜自我否定起来:

    “不对啊,警惕教堂建立的时候,迪马尔科还没出生。”

    蒋白棉也在疑惑这个问题:

    “难道,迪马尔科的祖父或者曾祖父也是‘心灵走廊’级的强者?

    “‘心灵走廊’级的强者后代更有希望觉醒,更有可能进入‘心灵走廊’?嗯……每一代‘地下方舟’的主人都会生大量的孩子,从中挑选最出色的那个作为继承人,这是不是在以数量来换取后代的觉醒?谁觉醒了谁就是方舟的下一任主人?

    “迪马尔科死了小儿子后变得疯狂,是因为他小儿子是天生的觉醒者?”

    这就能解释“地下方舟”内部的某些现象了,但还不能涵盖全部。

    龙悦红觉得组长推测得没多大问题,胆战心惊地说道:

    “这么看来,迪马尔科真有可能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那我们还要不要……”

    “旧调小组”想对付他恐怕没多大希望。

    蒋白棉闻言笑道:

    “这反而让我多了点信心。”

    “为什么?”龙悦红很是诧异。

    蒋白棉转而朝向北面,嘴角含笑地说道:

    “这说明警惕教派,或者说‘幽姑’,不仅不会庇佑迪马尔科,而且还可能给我们提供一定的帮助。”

    这是重大利好。

    龙悦红听得很是振奋,内心也安定了不少。

    “接下来怎么做?”白晨开口问道。

    蒋白棉收敛起笑意:

    “这就要回到我刚才说的‘万事俱备,只差最后一个问题’上:

    “如果迪马尔科是探索到‘心灵走廊’深处的强者,那他肯定能在很大范围内感应到人类意识的存在,我们别说借助通风口进入,就算靠近通风口,应该也瞒不过他。

    “呵呵,不要想着趁夜深人静。商见曜睡着的时候都会有一些自发的感应,‘心灵走廊’层次的强者只会更厉害。”

    商见曜闻言笑着:

    “我可以隐藏自己的意识。”

    这是每一个觉醒者都具备的本事,只要不被对方五感发现,或者试图用能力影响对方,就不会暴露。

    格纳瓦嗓音有点闷地跟着说道:

    “我应该没有人类意识。”

    也就不会被感应到。

    蒋白棉微微皱起了眉头:

    “可只靠你们两个,是没办法悄无声息借助通风口进入的,哪怕里面有两个内应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