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一百八十章 实诚的机器人
    那群人解散之后,“旧调小组”一行也回到了房间。

    格纳瓦摘掉架在鼻子上的墨镜,左右看了一眼:

    “你们的情绪似乎不是太好?

    “刚才奴隶商人的训话让你们想起了什么不美好的回忆吗?

    “我记得在灰土上,奴隶和仆人是很常见的,不应该会对你们造成什么冲击。”

    他问的非常直接,没有采用委婉的方式,或者说,他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委婉。

    而他目光最后落向的是白晨。

    他记得奴隶商人训话,那几十个预定的仆人露出名为希冀的表情时,这位假名钱白的女士双手悄然握了起来。

    白晨还未开口,龙悦红就代她做出了回答:

    “因为他们将要服侍的那个人不是太好。”

    他顿了一下,详细解释道:

    “迪马尔科是一个残暴的人……”

    龙悦红将之前在红石集获得的迪马尔科相关情报大致描述了一遍,末了道:

    “看到他们觉得命运有了好的改变,而实际并不是这样,我就有些难受。”

    “对。”蒋白棉点头附和了龙悦红的说法。

    格纳瓦思索了两秒,开口问道:

    “那你们为什么不尝试着拯救他们?”

    他不懂就问。

    房间内一下变得极为安静,除了商见曜不知在思考什么,其他人似乎都是没想到格纳瓦会这么直接地提出这么一个问题。

    这是一个让人有点尴尬的问题。

    它就像一把利箭,戳穿了粉饰出来的若无其事。

    隔了十几秒,白晨开口说道:

    “灰土上需要拯救的人太多了,我们不可能看到一个就提供一次帮助,这超越了我们的能力和拥有的物资。

    “我们首先要保证自己的生存,然后才会考虑其他。”

    她停顿了两秒,补了一句:

    “我一直都觉得,在灰土上能不伤害无辜人就算是品格高尚了。”

    不要奢求外人提供帮助。

    小白啊,你少有说这么多话啊……蒋白棉安静听完,没急着发言。

    龙悦红则附和道:

    “是啊,一方面,‘地下方舟’势力不小,仅靠我们几个,肯定是搞不定他们的,甚至能不能打得进去都还是个问号,另一方面,他们那么多人,救下来之后该么安置也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种田还得等一两个月,收获更是遥远,而我们的食物是非常有限的,到时候,他们不知会有多少人饿死、冻死,结局也许还比不上进‘地下方舟’。”

    不错嘛,已经能条理分明地把事情讲清楚了……蒋白棉这才用早就组织好的语言做出总结:

    “再说,我们的主任务是调查旧世界毁灭的原因,这也要管,那也要管,只会拖累我们的行动,增加不必要的负担。

    “如果难度不高,风险不大,那顺手做了也就做了,但现在这种情况,我们不能主次不分,拿小组成员的生命做赌注。

    “每个人的能力都是有极限的,不可能什么都管,做好自己的事才是最重要的。”

    格纳瓦仔细思考了一阵,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原来是这样。

    “我之前还以为‘拯救全人类’是你们的目标之一。”

    扎心了……蒋白棉表情略显呆滞,心里闪过了刚学会没多久的一个词语。

    她挤出笑容道:

    “调查旧世界毁灭的原因,弄清楚‘无心病’产生的源头,本身也是在为‘拯救全人类’努力。”

    格纳瓦想了想,转而问道:

    “如果主要任务也充满了风险,那你会拿小组成员的生命做赌注吗?”

    “……”蒋白棉被问的一阵头疼。

    她斟酌着说道:

    “我会分析情况,权衡风险,再做决定。

    “如果稍微冒一点险可以完成,那应该会尝试,反正打头的肯定是我,要是风险极大,那我会考虑更换方式,另找线索,总之,不做无谓的牺牲,留得青山在,还怕没柴烧?”

    格纳瓦动了动金属铸就的脖子,疑惑再问:

    “那为什么在对付‘地下方舟’,拯救那些仆人的事情上不这样?

    “为什么不先考虑有没有好的办法或者别的方式能够解决,直接就放弃?”

    你这个机器人好实诚……以后得好好教导你什么可以问什么领会意图就行……蒋白棉略微有点抓狂,就跟在面对另一个商见曜一样。

    啪啪啪,一直在沉思的商见曜鼓起了掌。

    他望向格纳瓦,笑着赞道:

    “我很欣慰。”

    这没头没脑的话语弄得格纳瓦有点懵,仔细分析了一下才道:

    “你是觉得我提的问题很好?”

    “嗯。”商见曜郑重点头。

    这一刻,蒋白棉有了即将面对N个商见曜的感觉。

    她开始后悔自己贪图智能机器人能抗能打的行为。

    呼……蒋白棉缓慢吐了口气道:

    “原因是,我在心里已经考虑过、分析过。”

    为了表示这不是“战术欺骗”,她详细说道:

    “‘方舟’位于地底,进出有严格的控制,不是想闯就能闯进去的,而且途中随时可能遇上道路被阻断,困死在原地的情况……

    “里面守卫数量极多,武器也很精良……

    “‘迪马尔科’手下至少有两台新型军用外骨骼装置,老旧型号的只多不少……

    “还有觉醒者为他效力,不止一个……

    “另外,‘方舟’内部物资充足,武器很多,被围困一年半载都不成问题……

    “再说……”

    说到这里,蒋白棉沉吟了好几秒才道:

    “迪马尔科这个人也很不简单,他一方面非常残暴,另一方面又表现出了种种奇怪的地方。

    “比如,他对湖心岛对阎虎的事情非常关注,这不像是一个普通人该有的表现,比如,他敢于一个人在房间里见我们。

    “所以,我怀疑他本人也具备较强的实力。”

    分析完,蒋白棉做出总结:

    “综合以上情况,我不认为我们能拯救得了‘方舟’内的仆人,哪怕全部牺牲,可能性也不大。

    “嗯,救刚才那些倒是简单,重点是事后的安置,我们可没那么多物资。”

    格纳瓦认同蒋白棉的分析,转而问道:

    “那有考虑过怎么筹集食物吗?”

    “这缓不济急啊。”蒋白棉无奈地回答道。

    这时,她眼角余光看到商见曜似乎有点跃跃欲试,于是有气无力地开口道:

    “你有什么想说的?”

    应付完一个假商见曜,现在要面对真商见曜了。

    商见曜站了起来,环顾了一圈,笑着说道:

    “我只说几个事实。”

    几个……龙悦红忽然有点肝颤。

    商见曜似乎没有察觉他的异样,自顾自说道:

    “一,‘地下方舟’内部储备的物资肯定不少,可以养活很多人很长一段时间。

    “二,迪马尔科占据着红石集走私市场的最大份额,不管是哪个行当,所以,‘地下方舟’里面肯定有不少高性能电池。

    “三,只要掌控好渠道,拥有足够的武力,这些生意由谁来做都能有很好的收益。”

    蒋白棉没有盲目反对,认真思考了一下道:

    “你的意思是,只要干掉迪马尔科,占领‘地下方舟’,就可以同时解决我们的需求问题、拯救那些仆人的问题、怎么养活和安置他们的问题,一举多得?”

    啪啪啪,商见曜鼓了下掌:

    “而有了这么一股被我们扶持,会受到我们影响的势力,我们就可以通过它一点点改变红石集的情况,促进这里的灰土人、红河人、鱼人、山怪和平共处。”

    蒋白棉听得既感觉果然如此,又有点傻眼:

    “你兜兜转转,绕了一大圈,还是为了达成这个目的?”

    真是执着啊!

    商见曜没做回答,正色挑起之前一句话里的刺:

    “不能说干掉迪马尔科,占领‘地下方舟’这样的话语,这会让我们像是强盗。”

    “那该怎么说?”蒋白棉又好气又好笑地反问道。

    商见曜表情一肃:

    “替天行道!”

    “……”此时此刻,蒋白棉心里只有一个词。

    后悔。

    现在就是后悔。

    当初怎么会同意这家伙看旧世界的剧集?

    龙悦红的表情也相差不多。

    他觉得现在的商见曜简直“如虎添翼”。

    白晨没有说话,既不表示赞同,也未出声反对。

    蒋白棉平复了下心情,望着商见曜,用严肃的态度做出回应:

    “如果你能拟出一个有不小可行性的方案,那我可以考虑。

    “要是不行,就当没这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