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一百五十章 真“神棍”(求保底月票)
    “野鸽子”酒吧内,就在蒋白棉想着怎么合理利用现有资源,打破幻境困局,将“敌袭”之事告知机器人卫队、“蜃龙教”等势力时,和监控摄像头对话无果的商见曜从战术背包内取出了一个扩音器。

    音乐的伴奏中,他拿着扩音器,对着外面几个人类意识之一喊道:

    “天都黑了!

    “风还这么大!

    “都不知道回家!”

    这看起来像是在斥责那些不看时间不看天气在外面玩乐的人,实际是“推理小丑”的一种实现方式。

    只不过,这借助了扩音器,效果会大幅度减弱,必须由商见曜做出一定的引导,且只能针对单独的个体。

    声音回荡间,目标意识停顿了两秒,接着小跑向街道某个地方。

    蒋白棉察觉到这一幕,大概知道了商见曜的想法:

    当那个“高等无心者”利用幻境影响起酒吧众人后,就意味着他和商见曜有了交互,无法再隐藏自身的意识。

    也就是说,商见曜感应到的那些人类意识里,有一个很可能就是敌人。

    而敌人未必听得懂人话,且知道“风很大”这个前提条件来自幻觉,是假的,所以不会受到“推理小丑”影响。

    这看起来是一件好事,但当他和别的人类意识产生的反应不同时,他就暴露了出来。

    这就如同黑夜里的萤火虫,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不过,仓促之间,商见曜这个应对不是那么完美,蒋白棉迅速就想到了几个漏洞:

    一是那个“高等无心者”的能力范围超过商见曜不少,目前隐藏的地方在商见曜感应区域外。那些人类意识里没一个是真正的目标。

    二是那个“高等无心者”能让外面那些人产生幻听,从而与自己的反应保持一致。

    三是那些人类意识中,存在一定的假象,是制造出来的幻觉。

    还真是麻烦啊,只能一步步排除……蒋白棉配合起商见曜,感应电信号的变化,以此判断受影响的是假人还是真人。

    催促一个人类回家后,商见曜改换目标,故技重施。

    这一刻,他就像是聚居点里用大喇叭广播通知众人的镇长。

    …………

    南柯观观主周玥以“跳大神”般的姿态一步步向着幻境最为强大的地方走去。

    这是同一个领域类似能力的觉醒者对相应信号的把握。

    “好累啊……”周玥走了一段距离后,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行走的同时,腰要扭,身体得晃,手也得动,简直太耗费体力了!

    对她这个没经受过什么专业训练的神职人员来说,实在艰难。

    这累得她都产生了一些渎神的想法:

    要不要乔装改扮,混进“熔炉教派”,学一学跳舞?

    …………

    “幽梦”旅馆内,老板娘艾诺一边盯着电脑屏幕,一边战战兢兢地反复念叨着警告的话语。

    可是,徘徊于她背后,时不时往她脖子处吹气的“人”依旧存在。

    又过了几十秒,艾诺感觉有凉凉的东西搭在了肩膀上。

    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发出了一声尖叫:

    “啊!”

    与此同时,她深棕色的眼眸变得极为幽暗。

    …………

    “滨河大道”,一栋房屋内。

    某男子突然不受控制地脱光了衣服,冲到了阳台上,迎着狂风,撒起了尿。

    尿完之后,他清醒过来,又是茫然又是欣喜:

    他茫然的是自己怎么会中了邪一样做出刚才的举止,欣喜的是尿赢了狂风,证明了自己。

    他隔壁的另一栋楼的某个房间里。

    一位女性正拿着城市废墟里找回来的书籍,对自己的孩子道:

    “不认字,你连当遗迹猎人都会少接很多任务!”

    “我可以请人读任务。”她孩子梗着脖子回了一句。

    这女性突觉一股热血涌入了脑海,想都没想就抬起手臂,猛地拍向桌子表面。

    砰的动静里,她大声吼道:

    “那是要付钱的!

    “你还学不学?”

    吼完,她后悔了,觉得不该这样。

    她孩子本来挺坚强的,这一刻直接哭了出来:

    “我学,我学……”

    …………

    “野鸽子”酒吧内,听着商见曜的“广播”,龙悦红不知为什么脑子突然一热,猛地站了起来,往昏迷了许多人类的地方砰砰开枪。

    这是他之前很想做现在有点冲动的事情,毕竟在他的眼里,那些都是“无心者”。

    还好,他是按照“无心者”们都佝偻着身体,准备扑向自己来应对的,每一枪都打在了半空,而不是地上,没人因此死去。

    另外一处窗户下,白晨缩得更紧了,她似乎觉得不乱动不乱看不乱听不乱做反应,就不会被幻觉影响太多,制造出无法挽救的结果。

    蒋白棉则连扑带跃跟翻滚,直接抵达了门口。

    就在她拉开大门,想从战术背包内取出一枚手雷,扔向外面,制造动静,吸引援军时,她突然愣住了。

    我在做什么?为什么这么冲动?不是想着等商见曜“排查”完外面那些意识,“劝退”了真正的人类,再用手雷“通知”机器人卫队和南柯观吗?思绪电转间,蒋白棉的目光投向了商见曜。

    商见曜已是丢掉扩音器,试图越过她,奔向门外。

    他身边不远处的小音箱依旧在歌唱:

    “敢问路在何方……”

    下一秒,“野鸽子”酒吧外,距离众人几十米的地方,一道嘶哑、高亢、满是兽性的吼叫声响了起来:

    “嗷!”

    这声音之大,不仅穿透了幻境,而且还让蒋白棉都听得清清楚楚。

    伴随着这道吼声,狂风突兀停止了,龙悦红眼中的那些“无心者”都变回了人类,酒吧内黯淡的灯光也恢复了正常。

    商见曜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狂奔而出,以最快速度靠近着吼声发出的地方。

    他要缩短距离,进入自己的能力范围。

    蒋白棉见状,没有犹豫,握着手枪,紧跟而去。

    她要做连续的射击,不给目标重整幻境的机会。

    说时迟那时快,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商见曜一个翻滚,双手撑地,望向了另外一条街道的无光角落。

    他的眼眸一片幽深。

    “矫情之人”!

    下一秒,一道人影不知从哪里跃了下来,进入了路灯能够照亮的地方,以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姿态出现在了商见曜和蒋白棉的眼中。

    他有着灰白而凌乱的长发,看起来是个年过花甲的老者,身上的衣物破破烂烂各种各样,就像是从多个死人身上剥下,不断地往身上套起来一样。

    他面容扭曲着,眼睛一片浑浊,有无数的血丝充盈,嘴角还残留着红色的痕迹,一看就属于“无心者”。

    蒋白棉没有犹豫,抬起了手枪。

    可是,对她来说本该是条件反射的“发现目标—瞄准目标”出现了错误。

    她瞄准的不再是目标,而是天空!

    砰!

    蒋白棉的子弹飞入了夜幕。

    几乎是同时,她看见那个“高等无心者”抬起了右手。

    他握着一把“联合202”。

    面对这种情况,蒋白棉的本能反应是侧扑、翻滚、避开,但她念头一转间,竟不由自主停在了原地,甚至做出了往上迎的姿态。

    这就像是“膝跳反应”里击打正确部位后,抬起的不是小腿,而是手臂一样。

    另外一边,商见曜对这种情况这种变化的下意识处理本该是“双手动作缺失”,让目标根本扣动不了扳机,可这一刻,他竟然选择了“推理小丑”:

    “你看……”

    他话音未落,那名“高等无心者”已是瞄准了蒋白棉。

    就在这时,“跳大神”般的南柯观观主周玥循着吼声,也赶到了附近。

    她一看到那名“高等无心者”站在路灯光芒下,想都没想就把手中的电筒给扔了。

    紧接着,她松开按着瓶口的拇指,将装着符水的塑料瓶直接抛向了目标。

    瓶身翻滚间,符水洒落了出来,沿途下起了微雨。

    趁着自己还没成为目标,还没被影响到,周玥用抛弃电筒后空出来的手取下腰间麻绳上悬挂的那块八卦镜,将它照向了敌人。

    这些看起来不会产生任何作用的举动中,那名“高等无心者”竟然没有扣动扳机。

    他慌忙抬起双手,挡在了脸侧。

    紧接着,他低吼一声,转过身体,狼狈逃窜。

    啪,只剩一点符水的塑料瓶砸在了地上,那名“高等无心者”的身影时高时低,奔马一样地没入了路灯照不到的黑暗中。

    蒋白棉缓过劲来,对着他的背影连开了数枪,可都已经太晚。

    她眼底残留着的是那头凌乱而灰白的长发。

    “还好有用……”南柯观观主周玥目送那“高等无心者”逃离后,长长地松了口气。

    她话还未说完,旁边的路灯杆上,一个监控摄像头发出了电子合成音:

    “线路故障排除,重新启动。”

    这……蒋白棉一边诧异周玥那神棍般的表现有效,一边微皱起了眉头。

    越来越多的事实表明,那个“高等无心者”能影响电磁信号,干扰线路。

    这或许就是之前那些机器人卫队成员失去联系的原因……还好,他看起来不知道人体也有生物电信号,没做这方面的处理,哎,知识确实能等于力量……蒋白棉念头起伏间,侧头望向了商见曜。

    PS:月初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