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天神下凡”
    跟在前面两辆车后的越野和皮卡及时停了下来,车轮不知扬起了多少泥土。

    此时,第二辆车上存活的几个强盗也各自推门,翻滚落地,寻找掩体。

    虽然留在车内,弯下腰背,不太可能被对方枪手击中,但他们刚才都目睹了前车的爆炸,知道这种情况下,车辆不再是保护,而是一具活棺材。

    溪水上游,强盗聚集处,俘虏之外的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各找最适合的位置,匆忙地瞄准起谷地拐角处。

    他们都是积年强盗,即使面对意外,也表现得有章有法。

    就在这时,谷地拐角处,他们视线看不到的地方,有高亢的音乐响起。

    紧跟这段旋律的是让人热血沸腾的激烈鼓声。

    鼓声之中,一道人影出现在了众强盗眼中。

    他身高足有一米七五,颈部、胸部、腹部都覆盖着铁黑色的装甲,四肢则有金属骨骼支撑,背后依稀能看见硕大的能源包,头部护镜闪烁着红色的光芒。

    “军用外骨骼装置!”

    强盗首领和十几个最有见识的强盗同时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

    这让他们内心的恐惧止不住地攀升。

    下一秒,粗犷的男声响在了硝烟腾起的谷地内:

    “狼烟起,江山北望……”(注1:引自屠洪刚《精忠报国》)

    伴随这歌声,龙悦红猛地跳了起来,直接跳到了半空。

    这让往他原本位置射去的子弹全部落了个空。

    歌声回荡间,半空的龙悦红一只手臂顺势抬起,一只手臂垂落往下。

    抬起的是端着轻型机枪的左手,垂落的是加载着榴弹发射器的右臂。

    哒哒哒的声音响起,或在车上打出弹孔,或击碎了玻璃,将远处的强盗主力们压得不敢冒头。

    机枪扫射中,一枚榴弹发射,直直飞向第二和第三辆车之间。

    轰隆!

    比刚才小一点的火球爆开,吞噬了好几名强盗。

    轰隆!

    又是一枚榴弹飞出,落到了第四辆车的挡风玻璃上,炸得碎片飞溅,有惨叫戛然而止。

    “龙旗卷,马长嘶,剑气如霜……”(注1)

    爆炸声刚有平息,那粗犷豪迈的男音又统治了这片区域。

    歌声之中,龙悦红如预期那样,在岩壁上借了下力,返身就跃向了小溪上游。

    强盗主力们试图阻击他,甚至用上了榴弹枪,但都被他借助“综合预警系统”,提前变向躲过。

    这让龙悦红很有点紧张的心情猛地放松了不少。

    军用外骨骼装置的强力在这种战场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几个起伏间,他就缩短了和强盗主力的距离,又一次用左手的轻机枪做起扫射。

    见穿戴军用外骨骼装置的敌人如神如魔,强盗首领一时心胆俱裂。

    他蹲在自己有加装几块金属板的越野车后,高声喊道:

    “撤!”

    撤自然有撤的方案,这支强盗团在周围区域也算有点名气,不是纯粹的乌合之众,立刻有拿着榴弹枪和冲锋枪的多名成员从自身躲避处探出一定的身体,往穿戴军用外骨骼装置的敌人疯狂射击。

    哒哒哒、当当当和轰隆轰隆的声音此起彼伏,多名强盗或冒出血花,或身体残破地倒了下去。

    而龙悦红靠着超越人类的弹跳、速度和反应,在“综合预警系统”的辅助下,毫发无伤。

    偶尔有几发子弹让他来不及躲避,他也能通过下蹲、侧身、抬手等方式,用金属骨骼和黑色装甲挡下危险。

    不过,七八名强盗的牺牲也给其他强盗创造了机会,他们拿着武器,冲入相应的车辆,向着小溪上游,谷地另外一个出口狂奔而去。

    一辆辆汽车发动,留下了来不及收拾的部分物资和那些俘虏们。

    “怎么样,是不是很羡慕?回头也给你弄一台。”岩壁拐角位置,穿着灰绿色迷彩服的蒋白棉笑着问起身旁摆着狙击架势的白晨。

    她看似懒洋洋地扛着单兵火箭筒。

    白晨没有说话,以此默认。

    她在点名能对龙悦红造成威胁的敌人。

    ——有台军用外骨骼装置在前面吸引火力,后方的他们显得颇为悠闲。

    商见曜则端着突击步枪,让这边幸存的几个强盗抱头蹲下。

    ——蓝底黑面的小音箱被他放在了岩壁另外一边,免得被战火波及。

    对于这位伙伴,商见曜那是相当重视。

    略微侧头看了白晨一眼,蒋白棉悠悠然使用了火箭筒。

    轰隆!

    强盗车队中间靠后的一辆轿车直接爆出了一团赤红的火球。

    “死神”选择了它。

    跟在它后面的车辆急打方向盘,看都不看一眼就绕过它,奔向谷地出口。

    这个时候,压制龙悦红的火力已经基本消失,他抬起装载榴弹发射器的右臂,要给强盗车队来上几发。

    “精确瞄准系统”的帮助下,他视野拉近,看见了一张张惊慌失措的脸孔。

    龙悦红犹豫了一下,没有发射榴弹。

    很快,强盗车队奔出了谷地。

    “穷寇莫追!”蒋白棉喊了一声。

    她没提龙悦红最后手软的问题,因为她觉得在敌人几乎放弃抵抗后,心软手软一点不是什么坏事。

    韩望获都在努力地“做人”,他们这些得天独厚的人类也不能以冷酷无情自傲。

    当然,必要的谨慎和小心还是不能缺少的。

    …………

    强盗们驾着车辆,疯狂驶出一段距离后,见可怕的敌人并没有追来,稍微放慢了点速度,平复起心情。

    “他们是哪来的?”强盗首领喘了口气,低声自语起来。

    一头看起来柔弱无助的小羊突然变成了顶着羊角缭绕火焰的恶魔!

    要是知道他们能拿出一台军用外骨骼装置,他肯定毫不犹豫地堆起笑容,想办法讨好。

    ——彼此发现时,正在休整的强盗团已来不及逃遁,除非像现在这样丢下多具尸体作为代价。

    这时,坐在副驾位置的一名强盗心有余悸又颇为疑惑地说道:

    “老大,他们好像,好像只有四个人。”

    激烈的战斗中,他隐约有观察到这个情况。

    “四个?”强盗首领先是一阵惊愕,接着自我咒骂了一句,“一个穿戴军用外骨骼装置的人就把我们打成了这幅样子,其他三个要是都冲上来,我们只能蹲下去,抱住头,选择投降了!”

    这样一支小队简直可怕!

    当然,自己的强盗团如果能不计生死,也是有可能干掉对方两三个成员的,但一个强盗团哪有这种精神?

    默然了几秒,强盗首领又补了一句:

    “我听说,在灰土上,有一些人数较少的遗迹猎人队伍,他们每个人都拥有极为强大的实力或者最先进最新型的装备。

    “这样的队伍可以正面对抗大势力一定数量内的军队,生存和享受都已经不成问题。他们行走在灰土上,探索各处城市废墟,为的是找到通往新世界的大门。

    “刚才那个小队有可能就是这种。”

    如果是这种,自己等人反抗不会有任何收获,只会导致团灭。

    此时,强盗首领说这些话不是为了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而是在已经惨败逃遁的情况下,把敌人说得越强,越容易让大家恢复心态。

    而且,这也表明,不是身为首领的他判断不准,指挥失误,作战不够勇猛,实在是因为敌人太强了。

    面对这么强大的敌人,那接下来自然是有多远逃多远。

    …………

    强盗团留下的男女俘虏们又茫然又震惊地看着走回来的龙悦红,就像看到了天神下凡。

    他们刚才还觉得对方只有一辆车、几个人,没法拯救自己,谁知道,转眼之间,人多势众武器充足的“山狐”强盗团就被对方其中一个人打得仓皇奔逃,丢下了多具尸体和几名同伴。

    军用外骨骼装置真是战争利器啊!

    这样的想法浮现于他们每一个人心中时,额外的念头也冒了出来:

    “他们会不会继续把我们当成俘虏,卖到别的地方去?”

    他们之中,一位头发已多有霜华的半百老者艰难而缓慢地站了起来。

    他的双手被反绑着,身上的衣物是亚麻衬衣和黑色长裤。

    在贯穿谷地的冬日之风吹拂下,他略有点瑟瑟发抖。

    轻颤中,他蔚蓝色的眼睛望向压着几名强盗过来的蒋白棉和白晨,主动做起自我介绍:

    “我是来自‘临海联盟’十方商社的管事米恩斯。”

    他用的是流利的灰土语。

    “临海联盟?”听到这个名词,蒋白棉对米恩斯流利的灰土语就没什么疑惑了。

    “临海联盟”位于“联合工业”南方,一半在黄金河流域,一半是南部海岸。

    它由一个个灰土人建立的城邦组成,官方语言就是灰土语,当然,他们的口音和“盘古生物”员工们的口音是不太一样的。

    在“临海联盟”内部,也有红河人、海岸人为主的城邦,这是一个什么都有什么都很普通的大势力,能够仿制较低层次和较古型号的产品,高级的则需要进口。

    他们比较少的资源是煤炭和铁矿。

    ——海岸人是灰土人的一支,肤色更深,语言更拗口难懂一点。

    “对。”米恩斯回应了蒋白棉的反问,在一位同伴的帮助下,挣脱了绑住自己双手的绳子。

    然后,他身体抽动起来,既像是被开水烫到,又仿佛在跳奇怪的舞蹈。

    简短的几个动作后,这位头发已多有霜华的半百老者开口说道:

    “愿神灵之息沐浴你们。”

    刚取回小音箱,开着吉普过来的商见曜看到这一幕,眼睛骤然发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