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九十三章 深夜(求月票)
    龙悦红没有多说,和商见曜一起去了教堂的公共卫生间。

    因为商见曜要顺便上个大号,他又不想在厕所里面等,干脆来到门口,吹起走廊另外一边刮来的寒风,看着窗外的植物影影绰绰。

    夜晚是如此的宁静。

    目光一扫间,他突然看到一扇窗户慢慢打开,一道人影悄然从外面翻入了走廊。

    龙悦红心中一紧,拔出了“冰苔”手枪。

    很快,他借助清冷皎洁的月光,看清楚了翻入者的模样:

    身高也就一米六,黄色的头发软软地贴在头顶,碧绿的眼睛明亮有神,是个十五六岁的半大男孩。

    维耶尔……龙悦红认出了这位“捉迷藏冠军”。

    几乎是同时,维耶尔也望向了他,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

    “你们外来者的习俗是在厕所门口睡觉吗?”

    龙悦红脾气向来不错,没去在意对方话语里的嘲讽,简单解释道:

    “等人。”

    “那个戴猴子面具的家伙?”维耶尔一步步走向了公共卫生间。

    “嗯。”龙悦红坦然点头。

    维耶尔端详了他几秒,忽然笑道:

    “你会不会很讨厌那个家伙?说话又难听,长得又高。”

    龙悦红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直接问,支吾着说道:

    “他,他其实人很好的,没有坏心眼。

    “有的时候,他故意嘲讽你,是为了刺激你,让你拥有奋进的动力,有的时候,真的是指出你的缺点,给你他认为很好的建议,这都是为了你好。”

    说着说着,他话语逐渐流畅起来:

    “他从来不会真正地歧视谁,哪怕次人,他都觉得可以交朋友。”

    维耶尔皱起了眉头:

    “你没有自己的脾气吗?”

    龙悦红犹豫了下道:

    “这得分情况,不能什么事情都生气。

    “我正在努力去改变,如果不喜欢某些方式,就直接说出来。”

    他顿了一下,自嘲般笑道:

    “我一直很平庸,做了,额,身高才一米七五,在族群男性里属于中等偏下,人也不够聪明,成绩还只是普通。

    “以前我总是有点自卑,觉得什么都比不过身边的人,就连运气都不站在我这边,常常偷偷伤心和生气,而现在,我学会了一件事情,首先和自己比,只要我比昨天的自己更强大,那就值得高兴和骄傲。”

    他还不知道红石集镇民们对基因改良的态度,所以理智地隐瞒下了相应的内容。

    维耶尔安静听完,沉默了一阵道:

    “你真是一个滥好人。”

    说完,他侧行几步,借助窗框,蹭蹭爬进了通风管道内。

    “你不睡觉吗?”龙悦红有点好奇。

    维耶尔将脑袋探出通风管道,笑着说道:

    “这个世界非常危险,有的是人害你,我不能让别人知道我在哪里休息。”

    不等龙悦红回应,他揉了揉自己服帖的黄色头发,炫耀般说道:

    “通风管道系统就是另一个世界。

    “当你借助它爬到不同地方,看见不同房间的情况时,你会发现很多有趣的事情,这是你平常看不到的……”

    说着说着,维耶尔皱起眉头,向龙悦红背后做了个鬼脸。

    然后,他钻回通风管道,迅速远离了这片区域。

    龙悦红这才惊觉,转过身去,发现戴着猴子面具的商见曜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来,站在了公共卫生间的入口处。

    “我想了一下,他刚才描述的不就是‘偷窥’吗?”商见曜认真评价起维耶尔离开前的话语。

    龙悦红怔了一下:

    “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商见曜没有回答,诚恳给出了建议:

    “你可以每顿多吃点。”

    “为什么?”龙悦红茫然反问。

    商见曜给出了解释:

    “这样你就可以一天比一天重,每天都比昨天更强大。”

    ……这家伙到底听到了多少?龙悦红嘴角微动,无言以对。

    这时,商见曜摸了摸肚子,坦然说道:

    “刚才还没拉完,我继续。”

    龙悦红先是愕然和好笑,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

    “他感应到有人从外面翻入教堂,于是匆匆结束,出来和我会合,并肩战斗?”龙悦红一下感受到了“同伴”这两个字带来的暖意。

    上完厕所,两人回到“旧调小组”所在的房间,轮流守夜和睡觉。

    …………

    城市废墟的东南区域,一栋靠近边缘的高楼顶端。

    这里牵了电线,做过维护,有灯有电梯,是韩望获上任治安官后,精心构建的“瞭望塔”之一。

    舍勒是个红河人,头发剃得很短,呈金棕之色。

    他年纪不大,也就二十来岁,但经历过多次战斗,不是什么世面都没见过的雏鸟。

    此时,他携带着一把自动步枪,拿着有夜视功能的望远镜,观察着城区外面荒废许久的田地和更远处的丘陵群。

    虽然红石集只有西面才濒临湖畔,最容易受到鱼人的袭击,第一道防线就布置在那里,但韩望获没有忽视别的区域:

    警惕教堂往北,有另一道防线,针对山脉里的山怪,而城市废墟其他区域的边缘地带,各有一座“瞭望塔”,用于防备意外——怒湖非常大,以鱼人的特性,完全可以从别的地方登岸,绕道袭击。

    观察中,舍勒侧头看了眼不远处的两名同伴。

    他们都是镇卫队的成员,一个是灰语人,叫谭天恩,一个是混血儿,名字是高迪,此刻都拿着有夜视功能的望远镜戒备不同方向。

    这是治安官韩望获的有意安排,他将灰语人、红河人、混血儿平均分配到了每个小队里,一是希望他们能在共同对抗外敌的过程中产生友谊,诞生信任,二是让他们彼此监督,不让哪一方趁机做坏事。

    高鼻深眼,黑发棕瞳的高迪见舍勒望向自己,笑着开启了话题:

    “我之前引进镇里的那个遗迹猎人小队挺能折腾的,好像已经弄清楚了赫维格的军火被抢案是怎么回事。”

    他用的是红河语。

    舍勒皱了下眉头道:

    “那只是巴兹一个人的指控。”

    因为警示者宋何没有禁止教堂守卫们外传巴兹的指认,镇卫队成员们又被组织了起来,不再各自躲藏,所以,到了晚间,他们之中不少人就听说了军火被抢案的真相。

    沉默听着他们对话的谭天恩望着远方,插了一句:

    “赫维格和安赫巴斯是什么样的人,你们难道还不清楚?”

    他故意用的是灰土语,没在意舍勒是否能听懂。

    混血儿高迪叹了口气,一时不知该说点什么。

    就在这时,舍勒的声音突然变大:

    “有情况!”

    高迪、谭天恩忘记了刚才的话题,拿着夜视望远镜,同时望向了舍勒监控的区域。

    丘陵和农田交界的地方,黯淡的月光照耀下,一群人在夜色中出来,往城区方向靠近。

    他们有的坐着车,有的推着车,有的直接步行,数量似乎非常多。

    月光又明亮了一点,舍勒看清楚了具体的情况:

    那些人形生物有的覆盖灰黑色的鳞片,眼睛凸出的厉害,如同长出双腿上岸的鱼类,有的皮肤偏蓝,围着兽皮。

    他们或端着冲锋枪、突击步枪等武器,或背着炮筒、支架、弹药等东西,或推着炮车,或坐在装甲车辆内,仿佛深沉夜色里浮现的一群鬼魅。

    鱼人!山怪!

    “通知韩队长!”看到这幕景象的高迪脱口而出。

    舍勒和谭天恩沉默着没有回答他。

    这个区域只有他们一个小队,一旦给出警报,敌人立刻就能锁定他们的位置。

    隔了几秒,舍勒和谭天恩同时做出回应:

    “好!”

    他们对视了一眼后,看着高迪拿出了从“联合工业”订购的军用警报器。

    呜!

    呜!

    呜!

    尖锐刺耳的声音在这栋楼宇的顶端响了起来,回转着往四面八方扩散。

    潜行于夜色中的鱼人山怪们同时停止,望向了这边。

    他们迅速分出一批人,或将炮车往前推,或架设起轻型迫击炮。

    弄响警报后,高迪、舍勒和谭天恩开始撤离楼顶。

    轰隆!轰隆!

    一门门火炮吐出了赤红的光芒。

    …………

    “呜”“呜”的尖锐声音里,“旧调小组”睡觉的三名成员瞬间惊醒。

    值夜的白晨冷静说道:

    “从东南方向传来的,应该是敌袭。”

    “鱼人、山怪发动攻击了?”蒋白棉若有所思地整理起衣物。

    身处这样的环境,他们都是和衣而睡。

    白晨没敢做肯定的回答:

    “应该是,他们选择绕过防线。”

    “组长,我们怎么办?留在教堂,还是回旅馆营地?”龙悦红虽然是第一次经历大规模战斗,但野草城那次混乱给了他足够的洗礼。

    蒋白棉还没有回答,商见曜已严肃提出了建议:

    “不是说要把一半军火和积攒的物资‘卖’给镇卫队吗?

    “现在正是时候。”

    啊?龙悦红有些惊讶。

    蒋白棉随即望向商见曜,和他对视了十几秒。

    无言的静默中,蒋白棉收回目光,展颜笑道:

    “既然说过,那就做吧。

    “先问宋警示者,弄清楚该去哪里找韩望获和镇卫队。”

    她话音刚落,连续的炮声就从同一个方向远远传来。

    轰隆!轰隆!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