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八十二章 门后(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一分钟后,“06”房间内。

    巴兹和商见曜勾肩搭背地坐了下去,态度亲近地仿佛看见了失散多年的好兄弟。

    这完全偏离了警惕教派“距离才是真朋友”的信条。

    “你没有骗我们吧?”商见曜毫不掩饰地问道。

    巴兹顿时露出受了委屈的表情:

    “怎么可能?

    “我骗谁也不可能骗你啊!

    “我早上差点就死了,那群混蛋竟然摸进了我的地道里,还好我准备了不止三条。”

    听到巴兹的话语,龙悦红脑海里油然浮现出了一句话:

    “狡兔三窝。”

    商见曜则追问道:

    “你确认是安赫巴斯的手下?”

    “当然!”巴兹非常肯定,“领头那个是他最得力的打手,从‘联合工业’那边过来的,又高又壮,我不会认错。其他人我没注意,当时我要是稍微慢一点,就被堵住了!”

    “多高?”商见曜的重点总算不太对。

    “比你还高一点。在我们红石集,有这个身高的,只有他一个。”巴兹描述道,“他叫洛佩斯,以前是‘联合工业’一个安保公司的员工,后来不知出了什么事,逃到这边来了。”

    旁边的蒋白棉微微点头,突然问道:

    “你为什么不直接去教堂,找雷纳托主教,他应该会管这件事情吧?

    “或者,进红石集,找韩望获?”

    巴兹警惕地左右看了一眼:

    “找韩望获没用!

    “要不是他这个人出名的公正,不会背叛,可以把我们红河人、灰语人组织起来,共同对付那些丑陋的家伙和流窜过来的强盗,没谁会听他的。

    “日常秩序这种小事,大家还算给他面子,犯了错也愿意接受一定程度内的处罚,但这种大事,安赫巴斯只会忌惮有强大力量的群体和他们的代表。”

    蒋白棉当即帮他补充:

    “比如,‘地下方舟’和它的代表卡尔管家,比如,警惕教派和它的代表雷纳托主教?”

    “对。”巴兹吐了口气,“我是担心去教堂的途中遭遇袭击,他们说不定已经埋伏在教堂周围,才想着找你们,让你们掩护我进教堂。”

    说到这里,巴兹站了起来:

    “算了算了,不能把你们牵扯进来,你们才四个人,还不够安赫巴斯和他手下一轮集火。

    “我自己想办法躲藏,等风头过了再潜去教堂。”

    这些话,他是看着商见曜说的,一副兄弟情深不想连累对方的样子。

    商见曜感动了:

    “你这样会不会很危险?”

    他似乎也真把对方当兄弟了。

    感受到他的诚意,巴兹略显骄傲地说道:

    “最近三次的躲藏弥撒,我有两次进了前五。

    “也就是说,在整个红石集,比我更擅长躲藏的,只有那么几个人。”

    “厉害!”商见曜啪啪鼓起了掌。

    蒋白棉略作沉吟道:

    “还是我们带你去教堂吧,我们正想拜访雷纳托主教。”

    红石集的事情似乎有点失控,还是尽快和他们事实上的镇长雷纳托主教沟通一下比较好。

    要不然,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对于组长的决断,白晨和龙悦红都没有反对,商见曜更是举双手双脚赞成。

    这一次,他们上车前,把“暴君”榴弹枪、“死神”单兵火箭筒都拿了出来,放在便于取用的地方。

    “你们的火力不弱啊。”挤在商见曜和龙悦红之间的巴兹突然多了点信心,“车辆是不是也改装过?我看装甲还挺厚的,玻璃好像也是防弹的。”

    作为军火商人赫维格的心腹,他在这方面的眼光颇为毒辣。

    “我们这次是来红石集买军用外骨骼装置的。”蒋白棉简单提了一句。

    这一方面是展示“钱白小队”,也就是“旧调小组”的追求,间接表明他们的实力,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巴兹这个熟悉本地军火交易的土著能提供相应的情报。

    “这个很难买啊,都是大客户订好的。”巴兹说道,“就算是大客户,也不是想订就能订到,尤其最新那几个型号,‘联合工业’的精英队伍都得排队等。”

    他们说话间,白晨发动汽车,往城市废墟北边的警惕教堂开去。

    蒋白棉听懂了巴兹的意思,思索了一下道:

    “老旧型号的有没有办法?”

    “‘地下方舟’内有一些,可谁都进不去,迪马尔科先生也不会卖。”巴兹摇了摇头,“我老板,还有安赫巴斯,曾经都经手过一些,但没能留下来。”

    说到这里,他忽然压低了嗓音:

    “韩望获组织的镇卫队有两台,‘AC—42’通用型。”

    “这是最老旧的型号了吧?”蒋白棉对军用外骨骼装置也是有一定研究的。

    “差不多。”巴兹简单解释道,“前两年,鱼人、山怪缓过来,联手想把我们赶出红石集,形势岌岌可危,迪马尔科先生又不愿意把自己的卫队派出‘地下方舟’,韩望获就把大家组织起来,凑集了一批物资,逼着老板和安赫巴斯卖掉所有人情,从‘联合工业’某个仓库里弄了两台‘老爷爷’回来。

    “别说,还真挺好用的!”

    “也许是‘老奶奶’。”商见曜表达了不同意见。

    蒋白棉没搭理他,看着后视镜,叹了口气道:

    “这可是你们守卫红石集的有力武器,韩望获应该不会卖。”

    “对。”巴兹不知是埋怨,还是佩服地说道,“而且他这个人不贪图利益,没法收买。”

    蒋白棉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

    “我在红石集遇到的每一个人,对韩望获的评价都很高。”

    哪怕特蕾莎太太,也只是觉得韩望获可能偏袒灰语人,不认为他有别的问题。

    “要不然他也不会到现在还是治安官、镇卫队队长。”巴兹不褒不贬地说道。

    “对一个外来者来说,真的不容易。”蒋白棉“嗯”了一声。

    很快,吉普来到了靠近警惕教堂的城北区域。

    蒋白棉观察着外面的环境,突然指着一个地方道:

    “停那里去。”

    白晨没问为什么,安静地将吉普开到了一栋废弃高楼的侧面。

    蒋白棉随即转过身体,对龙悦红道:

    “我们之前已经确认过地形,从这里能监控到教堂周围区域。

    “你和白晨去楼顶,用‘橘子’步枪、‘死神’火箭筒帮我们防备意外。”

    “是,组长!”龙悦红早不是当初的新手,不再战战兢兢。

    蒋白棉叮嘱了一句:

    “你们也要注意安全。”

    这里已偏郊区,高楼不多,如果安赫巴斯的人想狙击巴兹,很可能也在那栋楼的楼顶。

    “考验你体力的时候到了。”商见曜笑着对龙悦红挥了挥手。

    这种爬满枯萎植物、玻璃没几扇完好的高楼大概率不是红石集镇民居住的地方,也就没有通电,没有电梯。

    而龙悦红还要扛着“死神”单兵火箭筒和对应的弹药。

    幸好,这栋楼不算太高,也就二十来层,龙悦红来到天台时,只是呼吸比较粗重,双腿略有点酸软,没别的不适。

    在遍布鸟屎的楼顶,他和白晨各找了个地方,把“橘子”步枪、“死神”单兵火箭筒架在护栏上,将警惕教堂周围不同区域笼罩在了自身火力范围内。

    做好准备,白晨拿起对讲机道:

    “你们可以出发了。”

    …………

    蒋白棉收起对讲机,走下了吉普。

    因为是去拜访雷纳托主教,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她和商见曜没带榴弹枪、突击步枪,只是各自多拿了一把“联合202”备用。

    这让他们保持住了行动的灵便,和巴兹一起,略微弯着腰背,于一栋栋废弃建筑的阴影里向着警惕教堂靠近。

    断折的水泥柱、没有了金属内芯的电线胶皮、插入了泥土的玻璃碎片、堆在一起的混凝土块,被他们一一抛在了身后。

    十几分钟过去,他们抵达了堡垒一样的警惕教堂,从这栋两层建筑的后方窗户处翻了进去。

    “没有袭击……”双脚站稳,环顾了一圈后,蒋白棉沉声说道。

    她有种和空气对打了一阵的感觉。

    “不可能……”巴兹表示无法理解。

    安赫巴斯难道已经放弃?

    他不怕主教震怒吗?

    “说明我们藏得足够好。”商见曜自我表扬了一句。

    这时,蒋白棉突然往侧前方跨了两步,推开了一扇黑色的木门。

    门后蹲着一个套深色长袍拿突击步枪的警惕教堂守卫。

    “雷纳托主教呢?”蒋白棉用红河语问道。

    守卫指着门外走廊:

    “在他房间。你们往大厅方向走,执岁圣徽后面那个房间就是。”

    “是吗?”蒋白棉回头问起巴兹。

    “对。”巴兹表示那确实是雷纳托主教的卧室。

    三人没有耽搁,立刻沿走廊往教堂大厅区域走去。

    没过多久,他们看见了大厅侧面区域,也看见了画着执岁圣徽的那堵墙。

    来到守卫描述的地方,蒋白棉很轻松就认出了雷纳托的房间。

    他的房门和圣徽符号内的对应元素一样,涂成了纯白之色,有个金灿灿的把手。

    蒋白棉和商见曜对视了一眼,同时点了下头。

    这表示房间里有人。

    咚咚咚,巴兹敲响了房门,大声喊道:

    “主教阁下,我有事找你。”

    房内一片寂静,没人回应。

    巴兹连喊了两句,疑惑自语道:

    “没人?”

    说话间,他拧动把手,将房门往里面推开。

    这在别的地方是不礼貌的行为,但在经常需要自行寻找目标的红石集,司空平常。

    那白色木门往后敞开的瞬间,蒋白棉只觉眼前突然变得幽暗,仿佛房间内的无光环境流泻了出来,淹没了走廊。

    无尽的幽暗里,隐隐约约有一道女性的身影站在门后,望着外面。

    不知为什么,蒋白棉感觉这女性身影的无声注视既近又远。

    近的如隔咫尺,远的似在天边。

    这样的注视落在身上,蒋白棉如同冬天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从头凉到了脚,无法克制地打起寒颤。

    这让她想起了沼泽1号废墟,想起了神秘实验室里的那个怪物,它仅凭吼声就能让远处的人战战兢兢,异常恐惧,难以自控。

    而和怪物的吼声不同,现在的注视高远、空旷、漠然、威严,让人根本产生不了反抗的念头。

    下一秒,这种感觉消失了,那种幽暗被阳光融化,仿佛从未出现。

    蒋白棉猛然侧头,看向商见曜,发现他的额头密密麻麻尽是汗水。

    PS:祝大家元宵节快乐,顺便求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