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六十五章 诚恳的建议
    蒋白棉一阵欣慰,好奇问道:

    “你是怎么做的?”

    商见曜将自己如何化身“盘古生物”,如何“建立”医院,如何“制造”大量病区、大量医生、大量药物的操作原原本本讲了一遍。

    蒋白棉本以为自己什么场面没见过,结果这场面她真没见过。

    她目瞪口呆地好一会儿才道:

    “真有想象力,思路真广……”

    她仅是想象一下那些场景,就觉得滑稽、荒谬,并透出难掩的疯狂。

    这还只是想象,若真的看到,她怀疑自己的精神会受到污染。

    “那些‘疾病人’如果有意识,可能会被你直接吓跑……”蒋白棉评价了一句,忍不住提出了一个没有营养的问题,“你是怎么想到的?”

    “你说了,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集体,需要各方面的协调和配合,就像公司那样,而心灵世界和梦境应该差不多,可以凭自身的意志做一些改变,嗯,我是这么觉得的。”商见曜如实回答道。

    心灵世界魔幻一点很正常。

    蒋白棉哭笑不得地说道:

    “我那么说,一方面是给你竖立些信心,另一方面也是想着,等回到公司,找办法把你安排进医院、实验室和药物工厂,让你跟着不同的人看一看,看一看对抗疾病这件事情上不同流程的工作,看一看大部分人是如何被治好的,少量治不好的又是因为什么。

    “当你对疾病有了足够的了解,对人类在相应领域做的事情和建立的机制有了整体的认知,我觉得你内心的恐惧应该会降低不少。

    “害怕往往来自于未知。”

    结果这家伙搞出来化身公司,建立医院,无数商见曜扮演医生和药物“群殴”疾病这种正常人根本想不到的操作。

    “还是有点效果的。”商见曜表示自己还会继续尝试,“至少坚持得比以前久了。”

    蒋白棉无奈地吐了口气:

    “双管齐下,双管齐下。”

    此时,刚过中午,她看了眼窗外的天色道:

    “正好闲着,去图书馆逛一逛,找几本关于疾病的书籍看一看,多了解肯定不是坏事。”

    她没提现在把审问结果反馈回公司的事情,一是等许立言考虑好要不要建立互惠互利的合作关系,二是白晨已带着钱去订自组装的无线电收发报机了,再等两三天,就不需要通过陈旭峰辗转汇报了。

    当然,之后一些资源可能还是得通过这位本地情报网的负责人获得。

    至于不是本城公民,又不是正式以上猎人怎么借书的问题,蒋白棉根本不做考虑。

    作为城主许立言的兄弟,商见曜已经是特许公民!

    …………

    野草城对公共图书馆还是相当重视,之前爆炸中破碎的玻璃已全部换了新的,熏黑的表面抹上了白色的涂料,损坏的墙壁正在加紧维修。

    这部分工作,市政大厅是直接通过在猎人公会发布任务来组织的,接下任务的遗迹猎人们效率相当高,颇为专业。

    经过一番询问,蒋白棉确认这就是一群泥瓦匠,平时根本不接冒险和探索任务,只在城内活动。

    这让蒋白棉忍不住感慨起野草城的市民文化不同于别的地方,已经和猎人公会密不可分。

    同时,这也刷新了她对遗迹猎人的认知:

    在冒险者、古物学者、研究人员、大势力调查员、情报贩子、荒野强盗、拾荒者、雇佣兵之外,又多了泥瓦匠、清洁工、三流侦探、送货员、临时老师这些全新的身份。

    “简直包罗万象,野草城的猎人公会略等于旧世界的人才市场、职业介绍所加招标平台……”蒋白棉对商见曜感慨了一句。

    说话间,她抽出了一本讲人类和疾病对抗史的书籍,意外地发现书架对面站着位熟人:

    喜欢穿黑色呢制大衣的“高级猎人”欧迪克。

    “你来借书啊?”商见曜绕过书架,热情地打起招呼。

    这可是兄弟。

    欧迪克微微点头,看了跟过来的蒋白棉一眼道:

    “我最近才发现我掌握的知识太少了。”

    他的鼻子到现在都还有点发红。

    “多读书是好事,‘反智教育’很容易把自己弄进去。”蒋白棉想到了被关押中的假“神父”郭正。

    提及“反智教”,商见曜顿时关切地问道:

    “你还在打喷嚏没有?”

    被人提及付出的代价和致命的缺陷,欧迪克难免有点尴尬。

    而更尴尬的是,蒋白棉啪地打了下商见曜的肩膀:

    “这说的什么话!

    “在觉醒者面前提他付出的代价是很危险的事情,也就是欧迪克人不错,换别的觉醒者,已经在想怎么暗杀你了。”

    你以为这么说,就能打消我的杀心吗?欧迪克忍不住腹诽了一句。

    他完全能看懂蒋白棉刚才的表现是什么意思。

    “我们是兄弟。”商见曜强调,“我在想怎么帮他解决这个问题。”

    蒋白棉随即望向欧迪克,装出若有所思的样子:

    “也不是没有办法。”

    你以为我是在用话术挤兑你,让你不好意思起杀心?

    不,我是在引发这个话题!

    欧迪克沉默几秒,终于还是开口问道:

    “什么办法?”

    “我知道,觉醒者付出的代价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你就算嗅觉失灵,什么味道都闻不出来,相应的气体进了你的体内,也同样会带来严重的反应。”蒋白棉笑吟吟说道,“但我们可以降低这方面的影响啊,比如说,物理隔离,弄一套军用外骨骼装置,把防毒面具罩上,靠呼吸机器制造的氧气生存,这样一来,连毒气都伤害不了你,更何况一般的、有味道的气体。”

    见欧迪克没什么表情变化,明显早就考虑过类似的方案,她又笑道:

    “不过嘛,这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你不可能一直穿戴着外骨骼装置。

    “治本很简单,换个鼻子,机械鼻子。

    “主要功能要求不高,能对气体进行过滤就行,如果你有门路,可以订制更高级的,那可以加智能识别功能,总之,目标是把酸味相关的气体分子挡在体外。

    “本质上来说,这也是一种物理隔离,只是效果没防毒面具好,而且,对你的外形也有不小的损伤。”

    欧迪克听得有一点怔住,总觉得面前这个女子把人体改造说得太过轻松,毫无心理障碍。

    哪怕在崩乱的灰土上,这也显得颇为疯狂,仿佛旧世界传说里的科学怪人。

    “我们果然是同类。”商见曜看着蒋白棉,心满意足地评价了一句。

    蒋白棉用白眼回应了商见曜,继续说道:

    “这就是科技的力量。

    “嗯,你的代价属于相对好规避的,可以依靠这种方式降低负面影响,而有的代价嘛……”

    说到这里,她瞥了商见曜一眼:

    “没救了。”

    欧迪克沉思了一阵,缓慢开口道:

    “我会考虑的。”

    他已经有些心动。

    之前他也遇到过因为酸味,狂打喷嚏,战斗力下降的情况,要不然,也不会出现代价被人知道这种事情,但靠着可怕的“安眠”能力,他一直没因此陷入过绝境,所以,思考解决办法时,本能排斥人体改造的他始终没往这个方向想。

    而现在,被假“神父”刻意针对,当场失去能力的他痛定思痛,将降低代价的负面影响放在了需要尽快解决的位置上。

    回答之后,欧迪克望向商见曜,思索着说道:

    “你付出的代价应该是与思维或者精神有关。

    “我看得出来,你的想法很有跳跃性,有的时候不受自己控制。

    “这对日常生活肯定是一件坏事,但在特定的觉醒者战斗里,却未必不是一个优点,就像面对‘催眠’时,你思维的跳跃能有效打断相应的进程,也就是说,‘催眠’你比‘催眠’同层次的觉醒者要困难好几倍。

    “我也遇到过一些觉醒者,他们有提及自身代价的正面应用,嗯,不是所有的代价都能有正面的应用,就像我付出嗅觉造成的酸味过敏。”

    既然对面两人已经知道自己的致命缺陷,那他就没必要讳言这方面的问题。

    “我更加期待遇上真‘神父’了。”商见曜一点也不为自己的代价担心。

    蒋白棉环顾了一圈,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你知道哪里能弄到一些管制武器吗?就像刚才提到的军用外骨骼装置。”

    欧迪克沉吟了一下道:

    “你们如果到最初城,我倒是可以给你们牵个线,只是未必能成。

    “在野草城,你们可以试着找一下‘今天’夜总会的幕后老板孙飞,他是地下交易市场的主导者。

    “嗯,他疑似与‘水晶意识教’有关。”

    “好的。”蒋白棉听白晨提过这位绰号“孙叔”的人。

    她是想着能不能趁这个机会,给龙悦红增强点实力。

    借好书,出了图书馆,来到中心广场边缘,蒋白棉的目光突然有些发直。

    龙悦红站在一群有男有女、有小有壮的人前方,有板有眼地比划着格斗的技巧。

    “他在做什么?”蒋白棉略感愕然地问道。

    …………

    教完一轮,龙悦红走到白晨旁边,接过毛巾,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经过骚乱,大家都很热衷于锻炼自己,提升格斗能力啊……”他由衷感叹道。

    白晨沉默了一阵,开口问道:

    “你为什么要接‘临时教练’的任务?”

    龙悦红顿时有点不好意思:

    “这个,我,我这不想着,不能大家都是‘正式猎人’了,就我还是新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