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十八章 可惜
    “就是个‘新手猎人’,没必要这样吧?”蒋白棉看着商见曜将徽章别到胸口,好笑地说了一句。

    没等商见曜回答,她飞快补充道:

    “我懂,仪式感嘛。”

    她记得当初有过类似的对话。

    “你懂为什么还要问?”商见曜似乎完全没听出组长就此打住的意思。

    蒋白棉白了他一眼,往后退了几步,抬头望向悬挂于半空的巨型屏幕。

    “不用这么麻烦,那边每台机子都可以看有什么任务。选好之后,在闪红光的地方刷一下徽章,就能接了。”刚才帮他们注册猎人身份的女性工作人员见状,略微大声地提醒了一句。

    因为对面两人刚才是自己填写的资料,所以她没说,如果不识字,可以选语音。

    “……还挺高科技的。”蒋白棉忽然觉得自己表现得有些像土包子。

    在“盘古生物”内部,都没这么方便!

    或者说,类似的部门类似的地方,她没去过。

    那名女性工作人员颇有点自豪地回答道:

    “整个灰土,像我们这里一样方便的猎人公会不超过十个。”

    啊,你说什么?蒋白棉摸了摸自己的金属耳蜗,没好意思询问。

    ——双方已经有一定的距离,而那位办事员刚才这句话没有之前说的大声。

    “她说,在灰土上,这样的猎人公会不超过十个。”商见曜总是能及时帮忙“翻译”。

    当然,有的时候,别人并不希望他这么做。

    “不愧是传闻里快被猎人公会接管的城市……”蒋白棉半是调侃半是感慨地自语了一句。

    她领着商见曜,来到了散落于大厅不同位置的桌子前,各自拿起了一台薄薄的、带液晶屏幕的银白色机器。

    这就像是纸制笔记本的放大版、金属版。

    此时,有不少遗迹猎人正站在不同的地方,或用手指快速划过屏幕,或把徽章凑到机器顶端一个闪烁红光的地方。

    蒋白棉也算有丰富的用电脑经验,平时也驾驭着一块芯片,只是扫了一圈,就大概明白了该怎么操作眼前的机器。

    她按亮屏幕后,按照提示,往上一滑,让任务页面显示了出来。

    这个时候,她眼角余光看到商见曜望向自己,拿出了一面盒装镜子,跃跃欲试。

    “你想做什么?”蒋白棉非常警惕。

    “欺骗自己,假装是你,然后模仿你的动作,成功学会使用机器。”商见曜非常认真地解释道。

    他有左右看上一眼,确认没人在周围。

    这就像当初对付乔初和那名让人产生贪欲的“高等无心者”一样。

    “……”蒋白棉没好气地骂道,“思路不要这么复杂!这么简单的事情不要搞得这么麻烦!来,我教你。”

    作为电子系毕业的学生,商见曜也就是市面见得比较少,蒋白棉简单说了两句后,他迅速就掌握了怎么操作机器。

    而直到此时,龙悦红和白晨才走进猎人公会的大厅。

    他们这是不让自身注册猎人身份的行为和蒋白棉、商见曜刚好一前一后。

    蒋白棉看了圆台区域一眼,收回目光,正式翻看起有哪些任务:

    “任务描述:北街赵府招募20名短期雇佣兵……”

    “任务描述:历史学者哈罗德正组织队伍,准备于近期前往沼泽1号废墟,急需有经验者加入……”

    “任务描述:一批古物寻求鉴定……”

    “任务描述:武器换食物……”

    “任务描述:送午餐去荒原岗哨……”

    飞快翻完目前还能接的任务,蒋白棉忍不住叹了口气:

    “可惜啊……”

    “可惜啊……”另外一边的商见曜发出了同样的声音,但没有模仿蒋白棉的语调。

    蒋白棉侧头看向他,笑吟吟问道:

    “你在可惜什么?”

    “乔初的任务没有了。”商见曜没有掩饰自己的遗憾之情。

    “我也在可惜这个。”蒋白棉“哎”了一声,“要不然,以我们掌握的情报,起码能领到四吨面粉,最近都不用愁了,而且,瞬间成为‘正式猎人’。”

    她的潜台词是,“旧调小组”掌握的乔初相关情报,可以让每个人单独去接任务且汇报内容不重样。

    而完成一次,报酬是一吨普通品阶的面粉和一百个信用积分。

    ——从“新手猎人”到“正式猎人”,只需要一百个信用积分。

    说到这里,蒋白棉和商见曜异口同声地再次感叹:

    “可惜啊……”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乔初真是一个行走的“宝藏”。

    大致了解了有什么任务,心里有了数后,蒋白棉对商见曜道:

    “走吧,这些都不太合适,明后天再来看看。”

    其实,有部分任务挺适合“新手猎人”的,也不用离开野草城,但蒋白棉必须先和“盘古生物”的情报员联络上,确认了下一步要做什么,才能考虑接哪些任务。

    这次到猎人公会,她一方面是注册身份,另一方面是通过了解有哪些任务,初步把握住野草城当前的状况。

    一叶落可以知天下秋,在猎人公会高度发达的野草城,但凡底下有什么暗流汹涌,或多或少都会通过发布的任务表现出一定的端倪。

    总之,蒋白棉这么浏览完,只是觉得北街的局势可能有那么一点点紧张,其他都还好。

    “沼泽1号遗迹?”商见曜边跟着蒋白棉走向猎人公会的门口,边疑惑问道。

    “看后面的描述,应该就是我们去过的那个。”蒋白棉对取代号这种事情一点也不陌生。

    出了猎人公会,她双手插兜,笑着说道:

    “到处逛一逛吧,我还是第一次来野草城,之前本来有机会,结果错过了。”

    商见曜同样兴致勃勃。

    过了一会儿,拉开了一段距离,跟在他们后面的龙悦红疑惑地询问起白晨:

    “组长这是要去哪里?”

    怎么漫无目的的样子?

    白晨想了下道:

    “她应该是为了熟悉这里。”

    龙悦红怔了一下,隐约明白了过来。

    这么逛到了下午三点,他们总算返回了“阿福枪店”,从前门进,从后门出,攀登楼梯,开门入屋。

    蒋白棉没有说话,从战术背包里拿出一张较大的白纸,边回忆边用钢笔在上面刷刷画了起来。

    没过多久,除了北街,整个野草城的布局都呈现了出来。

    同时,蒋白棉还在不同地方标注了“有沟渠”、“遮挡较多”、“附近较混乱”、“电线布局很差,容易故障”等字样。

    做完这件事情,她把纸和笔都递给了白晨:

    “你看看有什么要补充的?哈哈,也就是野草城不大。”

    白晨“嗯”了一声,伸手接过纸笔,铺到桌上,开始画图和写字。

    趁这个机会,蒋白棉对商见曜和龙悦红道:

    “等会好好看一看,记到脑子里。

    “之后可能会分开行动,到时候,如果遇到意外,至少得知道该往哪躲,该怎么利用地形。”

    龙悦红早已心服口服:

    “是,组长!”

    商见曜则微微皱眉道:

    “需要躲的是意外。”

    不等蒋白棉瞪他,他又自话自说地补充道:

    “记住之后,可以让意外没法躲,也没法利用地形。”

    “明白就好。”蒋白棉懒得多说。

    等到白晨完善好地图,大家记住了相应的重点,蒋白棉指着南街奴隶市场对面的巷子,开口问道:

    “晚上见情报员的时候,我们得分出一组人暗中监控,防备意外。

    “你们觉得哪个位置比较好?”

    作为团队的狙击手,白晨当仁不让地指着南街奴隶市场道:

    “这里,靠左边的楼顶,可以完全控制住对面巷子。”

    蒋白棉点了下头:

    “如果,我是说如果,公司的情报员真出了问题,那他背后的人会选择的应该也是这个点。我们尽量不要碰上他们,还是选次优的点比较好。

    “反正我和商见曜可以调整自己的位置,保证你们的视野和弹道。”

    经过一番讨论,“旧调小组”敲定了南街奴隶市场右边的楼顶,到时候,将由白晨和龙悦红负责这里,蒋白棉、商见曜则去见公司的情报人员。

    冬天的夜晚总是很早降临,黑暗逐渐笼罩了野草城,一盏盏或偏黄或纯白的灯相继亮了起来。

    等到7点40分,蒋白棉站起身来,戴好衣物自带的帽子,对商见曜等人道:

    “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