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二十三章 准备
    “一个多月……三四个月……”龙悦红怔怔重复起这几个数字。

    蒋白棉打量了他几眼:

    “你这不像是害怕啊?

    “到底有什么为难的地方,说出来大家参详参详,也许有解决的办法呢?”

    龙悦红还没来得及开口,商见曜已帮他说道:

    “他这段时间靠着机械手表、糖果点心、玻璃瓶饮料,过得风生水起,走路都似乎快要飘起来了,怎么舍得离开公司?”

    “哪有?”龙悦红下意识反驳。

    商见曜当即问道:

    “那扣掉给你爸你妈换房间的贡献点,之前发下来的补偿,还剩多少?”

    这个问题正中要害,龙悦红支支吾吾不敢回答。

    拿到补偿后,他确实过得非常潇洒,每斤价值60个贡献点的普通点心那是经常吃,偶尔还会换成720一斤的高档货。

    至于糖果、南瓜子、玻璃瓶饮料这些,那更是家常便饭。

    这让他成为了弟弟妹妹心目中的英雄,成为了朋友们羡慕的对象。

    和目标女生的相处,也似乎容易了不少。

    实在不好意思透露余额的龙悦红只好主动说道:

    “我妈前段时间刚给我介绍了一个女孩子,我们见了几次面,彼此感觉都还好。

    “现在要是出去一两个月才回来,那黄花菜都凉了。”

    蒋白棉点头赞同:

    “这也是,你和那个女孩子现在顶多算熟人,朋友都勉强,一下没有音讯两三个月,她怎么可能等你。”

    “组长,有办法解决吗?”龙悦红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眼巴巴地问道。

    他知道上面派发的任务是没法拒绝的,只希望组长能传授一些实用技巧,让自己能尽快确定关系。

    不管怎么说,组长也是年龄不大的女性,应该能很好地把握住同类的心态,而且,她脑子很好。

    蒋白棉认真想了想:

    “没有。

    “我就算现在想办法把你们撮合在一起,没有深厚感情基础的情况下,你两三个月后回来,恐怕伤得更重。”

    “哎……”龙悦红叹了口气。

    蒋白棉见状,随口安慰了这一句:

    “这未必是坏事。”

    “啊?”龙悦红突然有些期待,不知道组长会怎么说。

    蒋白棉见龙悦红这么认真,只好干笑道:

    “下一个可能更好。”

    这时,白晨没给龙悦红难过的机会,开口问道:

    “组长,为什么要去野草城?”

    “去参观僧侣教团的琉璃净土。”商见曜抢答道。

    龙悦红的脸色一下发白。

    “这哪里跟哪里啊。”蒋白棉没好气地解释道,“是这样的……”

    她把有个“旧调小组”在野草城失踪的事情讲了一遍,说清楚了自己等人的任务。

    “这会不会很危险啊?”龙悦红脱口问道,“又路过僧侣荒原,又是能让一个‘旧调小组’全员失踪的事件……”

    他对机械僧侣净法禅师忌讳甚深,担心下一次碰上,自己就成为有缘人了。

    而且,那些机械僧侣每个都有怪癖,都有发狂的点,万一下次遇上的是听到不好名字就要杀掉目标的类型呢?

    ——僧侣荒原是传闻藏着僧侣教团琉璃净土的地方,因经常有机械僧侣在那片区域活动而得名。

    听到僧侣荒原,商见曜的思维顿时跳跃了一下:

    “不知道净法禅师有没有给乔初好好说一下佛法……”

    蒋白棉被逗笑了:

    “这种罪孽深重的男人,就该送去当机械僧侣。

    “你们想一想,一只老鹰,一群鬣狗,一堆野兽,围在一个金属制成的机器人旁边,拼命地靠近他,磨蹭他,而那个机器人毫不在意,端坐在石头上,用电子合成音认真念着经文,讲着佛法,啧啧……”

    畅想了一下,蒋白棉及时收回了思绪,宽慰起龙悦红:

    “不用担心,我们会规划绕过僧侣荒原从另外一边进入野草城的路线。虽然这会远不少,但胜在安全。

    “等到了野草城,我们有公司的情报人员配合,有一定的资源可以调动,其实不会那么危险。

    “而且……”

    说到“而且”两个字,蒋白棉露出了笑眯眯的表情:

    “这是最适合商见曜发挥的场合。

    “他的能力在枪械战场上,作用是受限制的,在相对平和,人与人之间时常得接触的环境下,则近乎无敌。”

    说完,蒋白棉拍了下商见曜的肩膀:

    “到时候好好交朋友!”

    白晨专注听着,下意识想了想商见曜进入野草城后疯狂“交朋友”的场景。

    这让她莫名打了个寒颤。

    她很担心野草城会出现一个叫“商见曜兄弟会”的组织。

    想到这里,白晨本能扭头,望向商见曜,发现这家伙眼睛炯炯有神,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组长,我们今天就出发吧。”商见曜提议道。

    蒋白棉蹬了他一眼:

    “别想了。

    “你这三天内还得配合调查。”

    “调查?”龙悦红听得有些迷糊。

    蒋白棉这才提了下“生命祭礼”教团的事情,着重讲了商见曜的贡献。

    “沈叔叔的‘无心病’竟然是这么来的……”龙悦红这才发现自己风生水起的这段时间,水面下竟暗流汹涌。

    自言自语间,他猛地看向商见曜:

    “你们什么时候加入的邪教?”

    “七月。”商见曜坦然回答。

    “你为什么会主动加入他们?”龙悦红不解问道。

    商见曜挑了下眉毛:

    “好玩,同时可以留下线索举报。”

    “那为什么还要参加那么多次?早点举报不什么事都没有了?”龙悦红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问题。

    商见曜的表情一下变得沉重:

    “因为好吃。

    “圣餐特别好吃。”

    之后应该再没有免费的圣餐了。

    “……”龙悦红对这个回答的唯一反应就是表情呆滞。

    蒋白棉则“安慰”起商见曜:

    “野草城肯定有不少教派,或公开或隐秘。

    “到时候,你想加多少就加多少,想蹭多少家的圣餐就蹭多少家,我想,这对你来说,没什么难度吧?”

    “组长,我们今天就出发吧。”商见曜异常诚恳地再次提议。

    蒋白棉根本不屑于回答他,侧头对白晨道:

    “等会看完资料,你配合我规划几条去野草城的路线出来。”

    然后,她又对龙悦红道:

    “这几天除了尽量玩,多陪陪家人,也得做好身体和心理上的准备。”

    “是,组长!”龙悦红和白晨同时大声回答。

    “不错,很精神。”蒋白棉满意点头,接着说道,“那个特别训练照旧,等离开公司,就没这么好环境了。嗯,顺序会调换一下,表现好的就不参与了,比如说,白晨。”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是看着商见曜的。

    商见曜严肃点头。

    蒋白棉眼眸微转,仿佛在思考什么般道:

    “我自己也得多做点准备……”

    不给龙悦红发问的机会,她双掌一拍道:

    “好了,看资料吧。”

    …………

    第二天晚上9点,已经乌漆嘛黑的“旧调小组”房间内。

    蒋白棉看着对面连轮廓都显现不出来的商见曜,关切问了一句:

    “怎么样?刚才的调查问话没出岔子吧?”

    “没有。”商见曜非常自信。

    蒋白棉不是太放心地追问道:

    “他们怎么说的?”

    “说我说话好听。”商见曜转述道。

    “还有呢?”蒋白棉微微皱眉。

    商见曜一点也不磕巴地回答道:

    “夸我有精神。”

    “这,似乎都不是什么好话啊……”蒋白棉狐疑说道。

    商见曜回忆了下道:

    “应他们的要求,我给他们看了下我的医生证明,然后,他们就表示没有问题了,还说,如果有什么需要进一步了解的情况,会再找我谈话。”

    蒋白棉一下想象出了当时的场景。

    “没问题就好。”她无奈地吐了口气。

    接着,她站了起来,对商见曜道:

    “我去隔壁的隔壁了。”

    她语含笑意地又补了一句:

    “这一次,我可能会悄悄离开,也可能不会。”

    “好。”商见曜没有阻止。

    蒋白棉在无光的黑暗里,轻轻松松走到了门口,然后转过身,斟酌了下语言道:

    “我本来想说人最终能依赖的只有自己,但这种时候,说这种话,呵呵,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

    她沉默了一下,在伸手不见五指,也看不到对方的环境里,嗓音轻缓地继续说道:

    “其实,没有人纯粹靠自己就能生存。在我们小的时候,更多是依赖父母,等我们长大之后,则可能依靠亲戚、配偶、朋友和孩子。

    “我们四个也算是共同经历过好几次生死的同伴,在绝大部分情况下,我想,我们都是可以信赖的,可以为彼此保护侧翼和后背,可以一起冲锋。

    “依靠别人并不羞耻,你也在让别人依靠,你也在保护着同伴。

    “雏鸟终究会离开父母,和同伴一起翱翔于蓝天。”

    商见曜看不到蒋白棉的身影,但能听见她的话语,一时沉默,思绪翻滚。

    这时,蒋白棉自嘲般笑了笑:

    “哈哈,不小心说得太文艺了,总之,我就是想告诉你:

    “你是有同伴的,不管任何情况下,你都不会孤独前行。”

    黑暗又一次变得无言,但蒋白棉很快将它打破:

    “停,你不要说话,我怕煞风景。”

    她随即笑道:

    “如果害怕,记得喊我,不过,我有可能不在哦。”

    她声音渐远,消失在了走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