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八十八章 曲终
    高高的楼顶,空旷的天台,哀怨的女声婉转而悠扬。

    蒋白棉静静听了一阵,又环顾了周围死寂黑暗的城市一圈,略带叹息地说道:

    “这歌还挺不错的。”

    不等商见曜他们回应,蒋白棉继续说道:

    “下去吧。灯灭了,不知又会出什么状况,我们得始终监控着吉普和装甲车。

    “要是一个疏忽,把它们整没了,接下来面对危险就更麻烦了。”

    她倒是不担心明早是否有交通工具赶路,因为这个城市废墟内,能开的车似乎还不少。

    “是,组长!”龙悦红条件反射般回答道。

    蒋白棉又看了眼商见曜:

    “把音箱关掉吧,要不然很容易成为靶子。”

    商见曜没有反驳,蹲了下去,拿起那个蓝底黑面的小音箱,将它关掉,扔进了战术背包内。

    周围顿时又变得极其安静,只有高处的风在猎猎作响。

    “旧调小组”四人往楼梯口行去时,白晨忍不住回头,又看了眼不断往远方展开的城市景象。

    那一栋栋楼宇藏在黑暗里,没有任何声音传出,也没有半点光芒浮现。

    “组长,你觉不觉得这很像墓碑?”白晨收回目光时,声音轻柔地问了一句。

    蒋白棉回头望去,沉默片刻道:

    “嗯,那些大楼就像是旧世界的墓碑,一块块墓碑……”

    她话音未落,商见曜主动问道:

    “什么是墓碑?”

    “盘古生物”内部不存在墓地,每位死去的员工只有刻在相应墙上的一行文字。

    “就是……”蒋白棉组织了下语言,“算了,等会再和你们解释。”

    她旋即走入楼梯,打开了电筒。

    这一次,他们无法再乘坐电梯,只能一路小跑着下行。

    还好他们的体能都相当不错,其中更是有三位做过基因改良,所以,回到805室时,只是略有喘气,不怎么累。

    蒋白棉和商见曜分头又检查了一遍房间,确认这里没有闯入什么危险生物。

    “白晨,你和龙悦红休息一下,我负责监控吉普和装甲车,商见曜注意外面街道。”蒋白棉拿着电筒,回到了客厅。

    “嗯。”白晨一直目送组长来到餐厅窗户前,架好“橘子”步枪,才思索着说道,“刚才发生爆炸的地方好像是乔初说的那个神秘实验室。”

    蒋白棉没有回头,专注地监视着楼下:

    “那个方向,那个位置,大概率是。

    “不知道乔初的任务就是毁灭那里,还是因为被机械僧侣净法纠缠上,由于种种意外,导致了这场大爆炸……”

    商见曜目视着刚才腾起火光和气流的地方,认真说道:

    “我猜是前面那种可能。”

    “从杜衡描述的第八研究院情况得出的结论?”蒋白棉下意识反问道。

    商见曜摇了摇头:

    “我刚才数了下路边有几辆车。

    “结果是单数。”

    “……”蒋白棉啐了一口,“我就不该和你这么严肃地讨论问题。”

    龙悦红自离开天台,就再没有说过话,此时,他望着外面被黑暗淹没的城市废墟,语气略显飘忽地说道:

    “组长,我现在有点理解你为什么要调查旧世界毁灭的原因,为什么喜欢从城市废墟里挖掘过去的历史……”

    蒋白棉安静听完,欣慰一笑道:

    “明白就好。”

    龙悦红本想再说点什么,可又不知该怎么表达,只能继续凝望隐藏着许多危险的死寂城市,转而说道: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谁知道呢?”蒋白棉依旧注视着吉普和装甲车,“只希望所有的变化都不要波及过来,只希望乔初被净法一路撵出了这个城市废墟,或者,双方拼到了各自的极限,都身受重伤了,总之,让我们就这样平平安安地守到天亮,驾车离开。”

    “组长,你这么说好像不太吉利。”商见曜随口回了一句。

    蒋白棉没好气又很无奈地说道:

    “我们都倒霉了这么多次,物极必反,该否极泰来了。”

    听到“倒霉”这两个字,龙悦红莫名心虚,摸了摸自己的嘴巴。

    不知道是不是蒋白棉这番话语真的有效,之后几个小时内,整个城市废墟内,虽然时不时还有爆炸声、枪击声、吼叫声响起,但都没往隧道方向蔓延。

    等到半夜,这里完全沉寂了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天边逐渐亮起,一栋栋楼宇又从黑暗中挣脱,显现出了自己的身姿。

    但在蒋白棉、商见曜等人的眼里,它们愈发像是墓碑,或深黑或灰白或土黄的褪色墓碑。

    “走吧。”飞快用过早餐,蒋白棉下达了命令。

    这一次,她让白晨和龙悦红坐在装甲车内,轮流驾驶,自己则和商见曜负责吉普。

    晨光照耀中,他们没有沿隧道原路返回,因为那条路太曲折太危险了,没有熟悉情况的乔初指路,车辆很容易就陷进沼泽里。

    而且,蒋白棉怀疑,那边有些路段根本无法承受装甲车的重量。

    他们根据安如香的说法和遗迹猎人们留下的痕迹,往北绕了小半圈,从相对好一点的道路离开了这个城市废墟。

    途中,他们没忘记收罗些手表、液晶屏、太阳镜和各种有用的金属,甚至还给装甲车找到了两桶合适的油。

    开着开着,蒋白棉眯了下眼睛,对副驾位置的商见曜道:

    “前面有一个车队过来,几十上百号人。”

    她话音刚落,已是醒悟过来。

    “一百个人左右,这是王北诚那个行动大队啊。”

    那是“盘古生物”派来调查这边异常的队伍。

    果然,他们很快就看见了装甲车等东西,看见了23大队的队长王北诚。

    王北诚对又一次遇上蒋白棉等人同样感觉诧异,他正了正头顶的灰黑色贝雷帽,看了眼吉普后面那辆不属于公司的装甲车,对蒋白棉道:

    “你们不是去祈丰镇了吗?

    “怎么又到这边来了,还弄了辆装甲车?”

    更为重要的是,似乎比他们更早进入新发现的城市废墟。

    “哈哈,意外,意外。”蒋白棉干笑了两声。

    她旋即严肃下来,将自己等人受到乔初魅惑,从小道进入城市废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这包括“城市智网控制中心”、神秘实验室、“高等无心者”、梦魇马、小冲、杜衡、伽罗兰、最后的大爆炸等相关情报。

    这里面,蒋白棉只隐瞒了杜衡提供的觉醒者知识,以及商见曜能力发挥了作用的地方,巧妙地将他们摆脱乔初魅惑的原因与“高等无心者”、男孩小冲联系在了一起。

    这从某个角度来说,其实是实话。

    王北诚听着听着,表情就凝重了下来,末了诚恳道:

    “真是太感谢了,要不是有这些情报,我们贸然进去,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而且,那里的‘高等无心者’和畸变生物肯定不止你们遇到的那些,光靠我们行动大队,即使提前有一定了解,也还是很危险。

    “我会立刻把情报拍发回去,请求增援。

    “接下来,我们暂时应该就只会在城市边缘建立一个据点……”

    蒋白棉摆了摆手:

    “你要怎么做和我们没有关系。”

    王北诚又看了眼那辆装甲车,搓了搓手,犹豫着笑道:

    “能不能支援下兄弟大队?”

    对他们来说,多一辆装甲车多一挺重机枪就多一份可观的战斗力。

    蒋白棉笑了笑:

    “没问题。

    “但我们有很多东西在装甲车内,仅靠吉普肯定是带不走的,你们得负责帮我们运回公司,我都有列清单的。

    “还有,那辆装甲车那挺重机枪也是我们的战利品,要算贡献的。”

    对他们来说,在灰土上赶路,还是吉普方便。

    王北诚牙疼般吸了口气:

    “好。”

    告别了王北诚大队,龙悦红和白晨又回到了吉普车内。

    蒋白棉边开车边若有所思地说道:

    “既然遇上了王北诚他们,那就说明这条路上应该没什么危险,不会再碰到乔初了。

    “商见曜,可以把你的‘推理小丑’效果解除了。”

    商见曜正在把玩一副黑色墨镜,时而将它戴上,时而又取了下来。

    听到组长的吩咐,他笑着说了一句:

    “公司内部有很多自由恋爱来的夫妻。”

    蒋白棉愣了一下,拍了拍吉普的喇叭:

    “对啊,我怎么会认为分配的才是真爱?”

    商见曜旋即转过头,对白晨道:

    “人类也是可以信任和依赖的。

    “经过这几天,是不是觉得我们也可以保护好你的后背?”

    白晨怔了怔,目光难以遏制地出现了些许闪烁。

    这时,蒋白棉打岔道:

    “这话怎么这么耳熟?

    “你剽窃我说过的话!”

    “这叫引用。”商见曜一本正经地回应道。

    白晨听着他们争吵,嘴角不自觉翘了起来。

    商见曜又望向有点懵逼的龙悦红,笑了笑道:

    “生物器官移植,神经重建术,人造子宫。”

    “……”龙悦红脸部肌肉抽动了几下,忍住了暴打商见曜的冲动。

    毕竟打不过。

    他回忆之前,发现自己竟不知不觉就受到了“推理小丑”的影响,顿时有点畏惧地脱口问道:

    “你平时有没有用‘推理小丑’误导我?”

    商见曜头也没回,直接说道:

    “你不配。”

    “……”龙悦红不知该庆幸,还是该悲哀。

    蒋白棉终于看不下去,对商见曜道:

    “你先睡一会,等下就轮到你开车了。

    “呼,总算摆脱这边的破事了。

    “接下来,不能再耽搁了,目标祈丰镇!”

    商见曜闻言,捏了捏太阳穴,戴好墨镜,靠着椅背,闭上了眼睛。

    …………

    “群星大厅”深处,银色阶梯顶端,灰白石门前方。

    商见曜看了眼上方那三个凹槽,一手插袋,一手伸出,按到了门上。

    凹槽内,白光随之腾起,聚合成了三团虚幻的星辰。

    其中,代表“推理小丑”的白光要比另外两团明亮不少。

    下一秒,显示出“矫情之人”文字的白光急速变亮,很快就与“推理小丑”等同。

    短暂的凝固后,那沉重的石门轻轻颤动,缓慢往后退开。

    随着门缝越来越大,商见曜看清楚了里面的场景。

    那是一片望不到边际的虚幻“大海”,微光于水面轻轻滑动着。

    “起源之海”。

    …………

    蒋白棉将吉普开出沼泽深处后,喊醒了商见曜:

    “该你了。

    “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路顺风吧!”

    商见曜睁开眼睛,取下墨镜,干脆利落地绕到驾驶座旁,与组长互换了位置。

    等到坐好,他才看见前方是一望无际的灰黑荒野,高空云朵稀少,湛蓝明媚。

    “天气真好。”商见曜点了点头,先是戴上墨镜,然后从战术背包内拿出了那个小音箱。

    见蒋白棉看了过来,他活动起身体,笑着说道:

    “开车怎么能没有音乐?”

    白晨、龙悦红相继望来时,商见曜弄响了那个音箱。

    一阵声嘶力竭的呐喊随之传出: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激昂慷慨的歌声里,商见曜挥了下手:

    “出发!”

    话音未落,他一脚油门让吉普在荒野上奔驰了起来,驶向远方。

    (第一部完)

    注1:引自《国际歌》,可以参考唐朝乐队那个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