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四十九章 现场(求推荐票)
    临近洞穴入口时,蒋白棉停下了脚步,回头对穿戴着外骨骼装置的龙悦红道:

    “你在这里戒备。”

    她想了想,又补充道:

    “多看着点小树林外面,要是吉普丢了,我和白晨倒是没什么关系,你们就有的‘享受’了。很多事情,如果循序渐进地来,人类是可以接受和适应的,但要是一下就拉到地狱难度,绝大部分生物都会直接崩溃。”

    “是,组长!”对于不能进入黑鼠镇这件事,龙悦红不仅没有失望,反而松了口气。

    从死在外面的这些黑鼠镇居民身上,他似乎已经能够预见到洞**的惨状,怀疑这会对自己的精神造成强烈冲击,留下需要治疗的心理阴影。

    吩咐完龙悦红,蒋白棉转过身,弯下腰,走入了那个差不多一米四高的洞口。

    白晨和商见曜各自端着武器,一左一右跟在后面,只是一个腰背、膝盖弯得较狠,走路都有点艰难,一个相对较好。

    他们没像训练手册上讲的那样,先在外面做观察,确认了大致情况再入内,而是充分相信组长对微弱电信号的感应能力。

    在这方面,蒋白棉已经展现过足够的可信度。

    洞穴入口处还有天光照耀,让人勉强能看清楚周围的情况,而越是里面,越是昏暗,直至伸手不见五指。

    这时,蒋白棉已拿出一个外壳银白,有明显颗粒感的手电筒,将开关推了上去。

    偏黄的光柱激射而出,将前方某个区域照亮,再配合接近入口处的自然光芒,让商见曜初步看见了眼前的场景是什么样子:

    这个洞穴还算宽阔,更深处依旧被黑暗笼罩着,看不到尽头。

    这里原本有一根根天然形成的石柱,此时已尽数断折,大量的石块、青苔、灰尘从洞顶落下,覆盖在地表。

    地面以蒋白棉手电筒照耀的中心位置为原点,呈圆形向外发散出火焰燃烧的痕迹。

    最靠近原点的内侧坑洼里,看不到任何可以称之为完好的尸骨,只有数不清的、焦黑带红的碎肉和血液混杂在石头、泥土间。

    坑洼之外的中部圈层内,一具又一具矮小的尸体倒伏着,体表焦黑,多有残破之处,死状极为凄惨。

    随着蒋白棉手电筒的移动,商见曜又看见了中部圈层以外,靠近山洞岩壁处的边缘地带是什么情况:

    同样有一具具黑鼠镇居民的尸体以各种状态倒在地上,但身躯基本完整,只有一定的灼烧痕迹,另外,还有部分粗黑汗毛残存。

    他们有的看不到明显外伤,有的背部、胸前有子弹撕扯出的可怕创口,且许多都没有衣物。

    而商见曜目光所及的洞**,除了碎成小块的瓷碗、陶碗,泥碗,什么东西都没有被留下。

    这样的场景无需谁来说明,商见曜和白晨都瞬间明白了一个事实:

    黑鼠镇被人屠杀一空了。

    蒋白棉沉默地环顾了一圈,叹了口气道:

    “可能是肩扛式单兵作战武器发射的温压弹……

    “没当场死的,也都被补了枪。

    “很专业。”

    温压弹是高爆炸弹和燃料空气炸弹的结合体,主要用来杀伤洞穴和地下掩体这种有限空间内的敌人。

    温压弹爆炸后,会耗尽周围的氧气,释放出大量的能量,产生一个高速膨胀的火球。这火球会伴随高压冲击波肆掠于有限的环境内,最大程度地杀死敌人,破坏设备。

    对于黑鼠镇这种入口只有一米四高的地方,冲进来和适应这种环境的居民战斗,显然是不明智的选择,直接往里面发射温压弹和各种炸弹才是最佳的办法。

    “没多少队伍拥有这种炸弹,某些大势力都没有。”白晨努力让自己冷静,简单回了一句。

    虽然她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前荒野流浪者,见惯了战斗和杀戮,但这种直接屠掉一个镇子一个聚居点的事情,她还是第一次亲眼目睹。

    这满地的尸体和碎肉,即使都属于次人,也充满了无法言喻的震撼和恐怖。

    不管怎么样,黑鼠镇的居民除去身高、指甲和体毛,和正常人类几乎没有区别。

    ——白晨其实有见过被屠杀的聚居点,但那都是在惨剧发生很久之后,除了残存的少量尸骨和无人居住的破败房屋,其他痕迹早已不复存在。

    蒋白棉点了下头:

    “拿出手电筒,分头找一找线索。

    “或许,或许还有那么几个幸存者呢?”

    商见曜当即从武装带上取下了手电筒和制式的“冰苔”手枪,一手照明,一手握枪地往边缘地带走去。

    他不认为爆炸中心点及周围区域会有幸存者。

    一具具尸体检查过去,商见曜看见了一个背对着自己,身体蜷缩起来的女性。

    她还残留着衣物,手脚收拢着,仿佛在紧紧抱住什么东西,将它压在身下。

    这尸体隐约可见粗黑汗毛的背部,有凝固着暗红血液的伤口,一看就是被人补了枪。

    本就弯着腰的商见曜蹲了下去,用手电筒当棍棒,将这具黑鼠镇镇民的尸体翻了过来。

    光柱摇晃间,商见曜看见了一个小女孩。

    她穿着条很旧但部分地方相当干净的白色连衣裙,被那名成年女性紧紧抱在胸腹间,乍眼看去,没受到一点伤害。

    商见曜将手电筒放到地上,试图检查这名小女孩的情况,可怎么都掰不开那名成年女性的手。

    放弃这本能的尝试后,商见曜看见小女孩脸部紫绀,与成年女性胸腹紧贴着的地方则有暗红血液流出的痕迹。

    他随即用手指测了测对方的鼻息,感受了下体温。

    几秒过去,他动作缓慢地收回了手掌。

    因为这紧紧抱在一起的两具尸体翻了过来,商见曜很快借助手电筒的光芒,发现她们原本倒下的地方,有一个位于山洞岩壁和地面交界处,往深处延伸的凹陷,上面残存着明显的指甲挖痕。

    目睹这个凹陷,商见曜仿佛看见了当时的画面:

    敌人袭击中,一名黑鼠镇女性镇民正着急地利用挖掘天赋给自己的孩子创造一个避难空间。

    可惜,这没能快过炸弹。

    商见曜伸手摸了摸凹陷,发现那里有一个天然形成的小空洞,而空洞里似乎有个不知是什么的冰冷东西存在。

    他将这东西掏了出来,借着手电筒的光芒,发现是一个比中指高少许的长方形黑色物品。

    这物品偏上方有个类似液晶的微型显示屏,中间是几个按钮,下方则有网格覆盖的扬声器。

    商见曜大学时学的是电子,自然不难分辨出这破破烂烂充满陈旧气息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这是旧世界的录音笔,被黑鼠镇镇民修好并改装过的录音笔。

    或许是提前落到了凹陷处的空洞内,或许是距离爆炸中心点相当远,且有人体阻隔,这电子设备竟没什么损坏痕迹。

    商见曜单膝蹲着,略作研究,摁下了某个按钮:

    砰砰砰的枪响声和各种混乱的动静中,一道稚嫩的嗓音又害怕又不解地问道:

    “妈妈,妈妈,他们为什么要杀我们啊?”

    一道略显沉哑和颤抖的嗓音回答道:

    “因为,我们是次人。”

    稚嫩的嗓音追问道:

    “什么是次人啊?”

    略显沉哑的嗓音默然了几秒才回答:

    “就是,就是生了病的人。”

    那稚嫩的嗓音愈发不解:

    “可是,妈妈,就因为我们生了病,他们就要杀掉我们吗?

    “我,我会修电子设备,我很有用的……”

    砰的枪声突然变近,仿佛已来到洞口,紧接着是当的事物跌落声响起,录音随之戛然而止。

    商见曜沉默听完,重新将目光投向了那两具尸体:

    无论是那个成年女性,还是小女孩,脸部都没有粗黑的汗毛,明显存在剃过的痕迹,看起来干干净净。

    这就和“盘古生物”许多女性员工一样。

    这段录音声量不小,正往深处走的蒋白棉和另外一侧的白晨都听得还算清楚。

    她们同样变得异常沉默,许久都没谁说话,没人移动。

    隔了一阵,蒋白棉缓慢吐了口气:

    “继续搜寻线索。”

    商见曜将那支录音笔郑重放进了衣兜里,然后,拿上手电筒,重新弯腰站起。

    光柱移动中,他看见山洞岩壁上有一些文字。

    这些文字属于灰土语,明显存在了很多年,许多地方早已模糊不清,显然不是黑鼠镇镇民遇袭时留下的。

    商见曜将电筒凑了过去,仔细分辨了十来秒,终于认出了其中几个文字:

    “……到此一游……”

    “……金和……乐永不分开……”

    这时,蒋白棉似乎也看到了类似的东西,晃动着手电筒,有些感慨地说道:

    “这在旧世界毁灭前,好像还是个景点?这么矮,谁愿意来啊?”

    说完,她凝视了岩壁许久。

    过了一会,她终于移开目光,搜寻起可能存在的线索。

    十几分钟后,三人重新在洞穴偏入口处有自然光的地方碰头。

    蒋白棉颇为惋惜地说道:

    “黑水镇的人之前就有挖出两条预备的逃生通道,可惜,温压弹或者别的类似的炸弹来得太快了。”

    “而袭击者什么线索都没留下。”白晨回应道。

    蒋白棉摇了摇头:

    “不是没留下,而是解决战斗后,有意花费时间做了处理。”

    PS: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