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常在河边走
    到了约定的时间,“盘古生物”回了电报。

    这次内容很少,蒋白棉没用多久就完成了译码,写在纸上,展示给商见曜、龙悦红和白晨看:

    “密切关注此事,尽可能多地搜集情报。”

    此事指的是“最初城”在废土北安赫福德区域搞秘密实验之事。

    公司还是一如既往地稳健啊……龙悦红发现“盘古生物”的回复和自己预料的差不多。

    其实,用脚趾头都可以想到,只能远程指挥时,负责任的上司肯定都尽可能地选择稳重的方案,将更多的自主裁量权下放给一线人员。

    “还有哪些情报可以搜集啊?”商见曜发出了“为难”的声音。

    在初春镇这件事情上,“旧调小组”该搜集且能搜集的情报都弄到手了。

    蒋白棉没有理睬这家伙,看了韩望获和曾朵一眼,自言自语般说道:

    “先把初春镇的军队情况汇报上去。”

    她打算把“旧调小组”目前掌握的情报分成几次提交给公司,显得他们有在做事。

    “嗯……还有,说明我们会分成两组,一组留在废土,关注秘密实验之事,一组返回最初城,尝试完成任务。”蒋白棉迅速就于脑海内拟出了电文大纲。

    至于是怎么分组的,那就属于没必要描述的细枝末节。

    回完电报,收起机器,她走到韩望获和曾朵面前,笑着说道:

    “对了,你们的血液样本都留一份。”

    不等对方询问为什么,蒋白棉主动解释道:

    “回了最初城,我们会托人找好的医疗机构或者相应的实验室,再检查下你们的问题。”

    “我能感觉得到,我的心脏情况确实不容乐观,而且一段时间比一段时间差。”韩望获平静回应,表示没必要再做什么检查。

    “你误会大白的意思了。”商见曜强行插嘴,“她想说的是,病情严重肯定是没错的,但得弄清楚你们究竟还有几个月,提前做好准备。”

    哀悼的准备吗?龙悦红在心里腹诽了一句。

    蒋白棉也“啐”了一口:

    “你想准备什么?”

    “嗯。”她转而对韩望获和曾朵道,“说不定经过化验和分析,能找到更有效的药物,让你们多活一年半载。

    “对别人来说,这可能没什么用,但你们要是能撑到冬天,在解救初春镇这件事情上,也许就有好的变化了。”

    曾朵被最后一句话打动,没有犹豫,直接说道:

    “好。”

    她边说边挽起了袖子,露出可供抽血的静脉。

    在这件事情上,她表现得相当豁达。

    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

    反正也活不了几个月了,还怕这些做什么?

    韩望获见状,也压制住了警惕之心,准备配合。

    “不急,明早再抽。”蒋白棉微笑侧头,望向了格纳瓦,“到时候,老格你再给他们拍几张片子。”

    格纳瓦拥有丰富的侦测模块,其中不乏可以改造来检查人体的。

    到了第二天,忙完采集鲜血、传输检查图像这些事情后,蒋白棉对韩望获、曾朵道:

    “你们第一件事情就是再弄一台无线电收发报机,虽然老格也能承担这个任务,但废土之上,充电不方便,能让他省一点就省一点。”

    为了给格纳瓦充电,蒋白棉甚至把“旧调小组”那块太阳能充电板给了他们。

    反正吉普剩余的电量加上备用的两块高性能电池,用来重返最初城绰绰有余。

    到时候,他们一方面可以给电池充电,另一方面可以尝试购买新的太阳能充电板。

    “好。”韩望获沉稳点头。

    挥手告别了他们,蒋白棉、商见曜、白晨和龙悦红上了属于自己小组的那辆吉普。

    在蒋白棉虎视眈眈之下,商见曜这次没有尽情发挥,只是把吉普的涂装改成了宝石蓝色。

    用蒋白棉的说法就是:

    “还挺,时髦的。”

    …………

    目送薛十月等人驾车前往红河岸边后,韩望获询问起曾朵的意见:

    “接下来去哪里?”

    虽然他也在最初城周围区域冒过险,但论起对北岸废土的了解,他自认为还是不如此地生此地长此地讨生活的曾朵。

    “往群山方向。”曾朵早有想法,“那里很多聚居点都可以做交易,对‘最初城’又相当警惕。”

    韩望获揉了揉眉心,舒了口气道:

    “好。”

    他转而对格纳瓦道:

    “你有什么补充的?”

    这是韩望获做红石集治安官和镇卫队队长时养成的习惯——尽可能地面面俱到,让每个人都没有被忽视的感觉。

    格纳瓦左右动了动金属铸就的脖子:

    “暂时没有。

    “不过……”

    他看向了曾朵,眼中红光闪烁了几下:

    “我正在弄北岸废土的大致地图,需要你给予意见。”

    曾朵和韩望获都愣住了,没想到真正的智能机器人主动性这么强。

    …………

    和逃离时不同,“旧调小组”返回最初城的途中并没有遇到什么麻烦。

    大桥检查点更多关注的是离城者,对进入的车辆和行人,只保持着日常的警戒程度。

    也就是说,可以花钱收买。

    在开窗时递出一叠奥雷后,“旧调小组”不管是车内的人,还是后备箱内的武器,都得到了“最初城”士兵们的优待——视若无睹。

    他们沿熟悉的道路通过大桥,进了主城区,龙悦红的心态和之前相比,已有了很大不同。

    更准确地来说,他变得麻木了,不再有来到灰土之上最大城市的激动。

    白晨打了下方向盘,让车辆驶入了青橄榄区。

    他们这次的落脚点是韩望获之前租下来的另一个房间。

    他和曾朵只在里面待过几分钟,没有让这个安全屋暴露。

    车辆行驶了一阵,龙悦红望着窗外,突然发出了感慨般的声音:

    “‘狼窝’啊……”

    原来“旧调小组”经过了之前拯救那些灰土人妓女的地方。

    一楼的快餐店还开着,生意相当不错,苏娜等人虽然忙忙碌碌,但脸上都洋溢着希望的光彩。

    自从真“神父”之事后,“旧调小组”就再没有来找过她们,这是避免连累她们,让她们好不容易获得的新生、一手一脚搭建起来的未来遭受无妄之灾。

    从目前看,“旧调小组”的初衷算是达成了。

    ——他们和苏娜等人的关系只剩下两个地方可被追查,一是“黑衫党”二老板特伦斯那条线,二是苏娜等人快餐店食材的来源。

    后者涉及的庄园已经过两次转手,对治安官们来说,调查清楚薛十月团队将完成任务得到的庄园变现成奥雷后,就没有查下去的必要了,而特伦斯那边,商见曜会定期拜访,巩固“友情”,直到他们彻底离开最初城,再没有被追查的价值。

    “看到他们现在的样子,我就觉得当初做的那些事没有白做。”副驾位置的蒋白棉笑着说道。

    后排另外一边的商见曜同样笑容满面:

    “这就是拯救全人类的快乐。”

    “……”龙悦红呆滞了两秒,忍不住腹诽道:

    要是你把“拯救全人类”这种又大又空的口头禅换成“帮助他人”,可能更有说服力。

    说话间,宝石蓝色的吉普驶过了原本的“狼窝”,开向另外一条街道。

    突然,一条巷子内走出来七八个人。

    为首者穿着黑色的正装,身材修长,鬓角斑白,是个英俊的中老年男士。

    他身后那些人大部分都穿着属于治安官的灰蓝色制服,其中两人还架着一名男子。

    那男子套着斑驳的皮衣,眼眸碧绿,五官柔和,黑发长而凌乱。

    这……白晨、龙悦红的瞳孔都有所放大。

    被架着的那名男子,“旧调小组”认识。

    他是公民集会爆炸案的嫌疑犯,角斗场刺杀案凶手的同伙,行为教团的成员,喜欢用围巾遮住嘴巴误导治安官的迪米斯!

    这位“行为艺术家”竟然被抓住了!

    白晨、龙悦红望了过去,发现时不时出来遛治安官玩的迪米斯表情呆滞,眼神空洞,脸上残留着明显的茫然。

    他明明没有昏迷,没有戴手铐、脚镣,也没被枪口指着,却如同一具木偶,毫无反抗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