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汇报
    除了韩望获和曾朵有点目瞪口呆,其他人对商见曜这种表现已经见怪不怪。

    蒋白棉视若无睹地说道:

    “目前我们知道的,与‘舞蹈’相关的领域,确实只在‘灼热之门’。

    “看来这可以是代价,也可以是能力。

    “嗯,面对这么一位‘心灵走廊’层次的觉醒者,找出他的弱点,加以针对,可能是最好也唯一的办法。”

    如果对面只有这么一位强者存在,“旧调小组”还可以考虑隔着安全距离,用充沛的火力进行压制。

    这个过程中,他们会轮流上阵,不给对方休息的机会,一直拖到目标精神疲惫,难以为继,才发动总攻。

    当然,这是非常理想化的方案,毕竟对面没失去理智,状态也完好,不可能就那样待在原地,等着被你们耗干,他完全可以找机会拉近距离,做出影响,或者借助环境,直接撤退。

    蒋白棉只是认为这比现在的情况要好一些。

    那位“心灵走廊”层次的觉醒者如今可是在两个连队的正规军保护下,而且,他们的火力仅是从表面上看就不比“旧调小组”逊色,甚至还有超过。

    这就让蒋白棉他们无法形成错位优势。

    龙悦红回忆着公司提供的资料,缓慢说道:

    “‘灼热之门’相关领域觉醒者常见的代价有听到音乐就忍不住跳舞、肌肉无力、害怕寒冷、冬季嗜睡和情绪不稳定……”

    “第一种可以排除,我们目前了解的那些觉醒者,没有一个是代价和能力相同的。”蒋白棉思考着说道,“现在是夏天,除非遇到极端天气,否则很难测试出对方的代价是否与寒冬有关……”

    听到这里,龙悦红想起了那位怕冷的独行猎人格雷。

    他之前就猜测对方应该是“灼热之门”领域的觉醒者,后来根据格纳瓦的反馈,感觉对方很可能还是“熔炉教派”或者“狂乱之舞”的一员。

    “不一定,哪怕夏天,他也会表现出一定程度的怕冷,如果代价真是这个的话。”龙悦红难得有机会挑组长话语里的刺。

    蒋白棉显然也联想到了格雷,认可了龙悦红的说法:

    “确实。可问题在于,我们见不到那位,没法根据他的表现判断他是否怕冷。”

    “即使他真的怕,我们现在也没办法针对。”白晨参与起讨论。

    如今是夏季。

    “旧调小组”能等到秋冬之交,韩望获和曾朵可等不了。

    “不不不。”商见曜摇起了脑袋,“六月也是能下雪的,还可能遇上冰雹。”

    龙悦红正想说旧世界娱乐资料里很多事情不能当真,曾朵已点了下头道:

    “在废土,类似的事情确实有,只是不多。”

    这里环境情况紊乱,各种极端天气层出不穷。

    “但那可遇而不可求。”蒋白棉叹了口气。

    她眼眸微动,自言自语般道:

    “肌肉无力同样可以通过外在表现判断,问题还是和之前一样,我们根本见不到那位……

    “情绪不稳定可以试着从初春镇那些守军对这次袭击的反应里寻找线索……

    “这只是我们知道的那部分代价,不表示全部……”

    蒋白棉说了一堆,大体意思是事情相当麻烦,不提成功概率有多大,仅是接下来怎么做、做哪些都让人头疼。

    曾朵安静听完,露出了一抹苦笑:

    “这事比我想象的困难了不知多少倍,我之前竟然觉得随便找一个有一定实力的遗迹猎人团队,就有希望完成。”

    而现实是,能被“秩序之手”以每人两万奥雷悬赏的强力小队,在解救初春镇上也颇感为难。

    “这只能说明‘最初城’在你们镇子的实验非常重要。”蒋白棉也不知自己这算是宽慰,还是刺激。

    曾朵沉默了几秒,吐了口气道:

    “几位,我很感激你们这段时间的帮忙,如果这件事情确实没什么希望完成,你们尽管放弃。”

    不等蒋白棉等人回应,她又看向韩望获,低头笑道:

    “我自己肯定还是会做尝试,反正也活不了多久了。

    “要是失败,我会尽力撑到回来,把心脏给你。”

    短暂的沉默后,蒋白棉在商见曜开口前笑道:

    “不用急着说丧气的话,我们至少还有两个月可以用来谋划,或者等待,到时候,就算我们没找出那位的弱点,也说不定有意外发生,比如,他突然得了‘无心病’,比如,‘最初城’发生动乱,紧急召集这些强者和相应的正规军回援……”

    哪有那么多好事……龙悦红没敢把自己的腹诽说出口。

    说句实在的,他同样期待有类似的变化发生。

    “是啊。”商见曜附和起蒋白棉,“说不定这片区域突然就刮起了暴风雪,将那位直接冻死了。”

    你以为你是执岁之子吗?龙悦红忍住了嘲讽的冲动。

    蒋白棉被商见曜举的例子逗得笑了一声:

    “说不定人家是冬眠呢?

    “嗯,今晚休整,明天找机会观察初春镇那些守军的反应。”

    快到天明时,韩望获、曾朵替换白晨、龙悦红,值起了夜。

    看了眼依旧深黑的废墟,韩望获转向曾朵,压着嗓音道:

    “不管怎么样,既然答应了你,那我总得尝试一次。”

    曾朵愣了两秒,张了张嘴,低头笑道:

    “你真是个好人啊……”

    韩望获皱起了眉头,却没有反驳。

    天亮之后,趁着韩望获和曾朵去取水净化,蒋白棉环顾了一圈,斟酌着开口道:

    “对初春镇的事,你们有什么想法?”

    这一次,第一个开口的是白晨。

    她抿了抿嘴巴道:

    “如果确实事不可为,我认为应该放弃。”

    蒋白棉、龙悦红沉默了下去,未做回应,商见曜想了想,抬手做了个给嘴巴上拉链的动作。

    “如果知道那位的基础能力是什么就好了。”格纳瓦直接探讨起事情本身。

    他的意思是,目前无法确认“灼热之门”领域的“心灵走廊”层次觉醒者获得的基础能力是干扰电磁还是干涉物质。

    若是后者,格纳瓦觉得自己有一战之力。

    蒋白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这可以想办法试探一下。”

    …………

    对初春镇的进一步观察中,时光飞快流逝,转眼又到了晚上。

    “旧调小组”在固定的时间再次打开了那台无线电收发报机,看公司是否有指示。

    他们没有避开韩望获和曾朵,反正这两位都猜得到“旧调小组”背后有人。

    令龙悦红惊喜的是,“盘古生物”终于回了电报。

    蒋白棉记下电码,直接译在了那张纸上,展示给商见曜等人看。

    “盘古生物”对“旧调小组”后续行动的安排是:

    “可以考虑找机会和阿维娅交谈。”

    用的是交谈,而不是获取情报……蒋白棉品读起这么短短一条电文里潜藏的话语。

    除了这点,电文还透露出非常明显的一层意思:

    废土13号遗迹内那个秘密实验室就不要去了。

    对此,蒋白棉早有心理准备:

    “最初城”掌握通行口令已经好几十年,可依旧让那个秘密实验室存在,相应的危险可想而知!

    “看来还得回最初城啊……”龙悦红小声感慨了一句。

    “等这边的事结束,风头过去了再说。”蒋白棉略作沉吟,提起“最初城”产的圆珠笔,在纸上刷刷书写起来。

    很明显,她在拟给“盘古生物”的回电。

    龙悦红和商见曜好奇地凑了过去,看组长写了什么:

    “我们目前已逃出‘最初城’,在北岸废土暂避。我们发现这里的北安赫福德区域,有一个‘最初城’的秘密实验点,他们疑似控制了一个感染者、畸变者众多的小镇,而且守卫力量超乎正常……”

    这……组长是想用“最初城”搞基因实验这件事引公司入局,帮忙解救初春镇?龙悦红左看右看都没发现蒋白棉书写的电报内容有撒谎和夸大的地方。

    而且他还觉得,这真有一定的可行性!

    拍完电报,蒋白棉烧掉那张纸,对一边的韩望获和曾朵笑道:

    “再等等吧,也许真有好事。”

    …………

    初春镇,想了一天一夜都没想明白“秃鹫”强盗团为什么敢于袭击自己队伍的“最初城”少校马洛夫终于等到了几名俘虏醒来。

    ——“秃鹫”强盗团大部被歼灭,少数逃走,被抓住的那几个都身上带伤,状态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