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商见曜的新思路
    蒋白棉看着那名被通缉者消失在斜对面的巷子内,轻轻笑了一声:

    “他也是从靠港口区域过来的啊。”

    “啊?”龙悦红一时有点懵。

    然后,他下意识循着组长的目光,望向了被路灯照亮的地面

    疑似公民集会爆炸案嫌疑者的那名男子跑过的街边,区分人行道和机动车道的台阶处,有几粒被蹭下来的煤渣。

    有真“神父”之事在前,蒋白棉自然能轻松猜到对方刚才经过了哪个地方。

    龙悦红一看清楚,也瞬间明白了组长做出判断的依据是什么。

    他们说话间,追赶的治安员也冲到了这条街道,随意拦截着路人,焦急询问有没有看到那么一个人,去了哪里。

    “旧调小组”也被他们找上了。

    “去了那条巷子。”蒋白棉、商见曜等人近乎整齐划一地给出了回答。

    结合其他路人的反馈,治安员们不再耽搁,蹬蹬追了下去。

    “我总觉得那家伙隔三差五出来一次,不是被找到,而是在遛那些治安员。”蒋白棉望着追赶者的背影,若有所思地笑了一声,“或者,他在以此彰显存在感,吸引注意力?”

    “为什么这么说?”龙悦红再次表示不解。

    格纳瓦整理着数据库内的信息,斟酌着给出了分析结果:

    “他每次都只是遇上没什么能力的普通治安员,显得太过巧合,似乎经过了筛选。”

    回忆着之前的几次“相遇”,龙悦红轻轻点了下头:

    “确实。”

    他随即皱眉道:

    “可这从逻辑上是成立的、合理的,大范围排查必然会依赖基层的普通治安员,遇到他们的概率远高于碰上‘秩序之手’内部的强者。”

    “道理是这样没错。”蒋白棉抢在商见曜握右拳击左掌说“果然是在遛那些治安员”前,笑了笑道,“我只是基于巧合的地方,做大胆的假设而已,还无法求证。”

    说到这里,她叹了口气:

    “其实我倒挺希望他们再弄出点事,让最初城变得混乱,那样一来,我们破解‘虚拟世界’的机会才更大。

    “嗯,就是不清楚他们究竟想做什么,希望达到什么目的。”

    听完蒋白棉的感叹,白晨一边往前漫步,一边平静说了一句:

    “曾经有个让最初城混乱的机会,被我们自己破坏了。”

    “啊?”蒋白棉先是一愣,旋即醒悟过来,“你是指‘反智教’联合‘欲望至圣’教派搞事的那次?”

    得到肯定的点头后,她牙疼般地吸了口气:

    “也是……如果我们不干掉真‘神父’,没打草惊蛇,他们现在说不定已经采取行动,制造了混乱。

    “哎,小不忍则乱大谋啊,当初我们锁定真‘神父’的位置后,就该只做监控,等混乱开始,才给他致命一击。”

    “但那样未必能成功,混乱之中,‘牧者’布永说不定会发现端倪。”白晨想象了下这样发展的后果,平淡做出回应。

    “是啊是啊。”蒋白棉似乎就等着白晨这么说,笑意盈盈。

    交流间,她看了眼一直沉默的商见曜:

    “你在想什么?”

    “想怎么破解‘虚拟世界’。”商见曜正色回答,“我已经有了一个方案,只差细节上的完善。”

    “什么方案?”格纳瓦配合地问道。

    商见曜笑了起来:

    “我刚才在想,这次可能得请帮手。”

    “可小冲似乎不太愿意出门,杜衡也不是那么容易遇到,而且他未必会掺和‘最初城’的事。”龙悦红第一时间能想到的帮手只有杜衡和小冲。

    他觉得自己小组认识的强者里面,只有这两位能稳压“虚拟世界”的主人。

    “不不不,我想邀请的是另外一位。”商见曜竖起手指,摇晃了几下。

    “谁?”蒋白棉也想不出答案了。

    在这方面,商见曜的思路总是那么开阔。

    商见曜笑了一声:

    “吴蒙。”

    “……”一时之间,包括智能机器人格纳瓦在内,“旧调小组”其余成员都有点茫然。

    吴蒙强归强,但一方面疑似被封印,另一方面又属于怪物,怎么和他商量,怎么让他帮忙?

    总不能为了自家任务,破除封印,把这异常危险的存在放出来吧?

    那小组就真成灰土大反派了!

    商见曜认真讲起了自己的“思路”:

    “我最开始是在想,‘虚拟世界’真麻烦,有本事把‘道与电器维修’电台也复刻出来,放出吴蒙的声音。

    “然后就很可惜,角斗比赛不在晚上,赶不上‘道与电器维修’电台的播放,要不然可以看看是吴蒙的影响被过滤掉,还是‘虚拟世界’的主人被影响到……”

    说着说着,他脸上的兴奋之情逐渐溢于言表,似乎觉得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对啊,角斗比赛一般是下午,而且,吴蒙的影响未必是我们想要的那种。”龙悦红大概明白了商见曜的方案。

    他想带个收音机进贵族包厢,播“道与电器维修”给所有人听!

    商见曜笑着看了他一眼:

    “我们可以诱导啊,假装热心听众,问吴蒙怎么让一个人主动去洗手间,然后用录音机把他的回答他的大道理都录下来,拿到贵族包厢内播放。”

    这……你费了这么大的劲,就为了让马库斯去洗手间?按照这个思路,直接让吴蒙影响‘虚拟世界’的主人,让他放弃保护不就行了?龙悦红一时不知该骂商见曜绕了那么大一圈,依旧是想让马库斯尿急、腹泻,还是赞叹他思路清奇,出人意表。

    蒋白棉安静听完,于漫步前行中缓缓说道:

    “这有几个问题:

    “一是吴蒙施加影响的声音录下来之后是否还有效果属于未知数,但这可以提前验证。

    “二是你又没有‘道与电器维修’电台的电话,怎么假装热心听众,询问吴蒙?直接给那个频段拍电报,用明码?

    “三是‘最初城’对吴蒙不会没有了解,那可是他们请‘永恒岁月’教派的天师封印的。我怕你一开机器,放出吴蒙的声音,‘虚拟世界’的主人就能产生联想,做出应对。”

    “所以还有很多细节需要完善。”商见曜诚恳表示这些问题都存在。

    至于怎么录,倒是比较简单——提前定好频段,众人全部撤离,只留另一台录音机在那里工作就行。

    而且,在远离废土13号遗迹的最初城,智能机器人格纳瓦不在吴蒙直接作用的范围内,应该不会被影响到——他之前几次在最初城监听“道与电器维修”电台就没有事情。

    蒋白棉点了点头:

    “这可以放到后续预案里,嗯……就算真的不行,只要吴蒙的声音录下来之后还能在一定时间内产生效果,我们就赚到了。”

    说着说着,蒋白棉露出了狐狸偷到小母鸡般的笑容。

    能薅敌人的羊毛,简直是人生一大乐事!

    那意味着“旧调小组”能在某种意义上借用吴蒙的力量,即使这没法用来破解“虚拟世界”,在对付别的敌人上也有奇效!

    龙悦红听得一愣一愣,最终发现竟然真的有一定的可行性。

    别人不敢说,能影响电子产品的吴蒙,声音录下来之后,还有效果的可能不会太低。

    龙悦红本想说事不宜迟,可翻腕看了眼手表,发现已经过了“道与电器维修”电台的放送时间。

    “只能等明晚了。”他叹了口气。

    说话间,“旧调小组”一行五人拐入了另一条街道。

    这时,迎面走过来一名男子。

    他和龙悦红差不多高,提着一个纸袋,穿着略显斑驳的皮衣,黑发长而凌乱,眼眸呈碧绿色,五官不算深刻,显得柔和。

    蒋白棉看了他一眼,收回了目光。

    她假装若无其事地望向街边店铺,压着嗓音道:

    “那个通缉犯。”

    “啊?”龙悦红也看到了那名男子,可一点也不觉得他和之前奔跑的公民集会爆炸案嫌疑犯有什么相像之处。

    嗯,除了眼睛都是绿色,身高比较一致,没其他共同点。

    最为重要的是,他嘴巴完全没有任何畸形!

    蒋白棉望着地面道:

    “他的鞋没换。

    “刚才看煤渣的时候,我注意到他的鞋是黑色的,无绑带,很陈旧,有划痕。

    “嗯,划痕的位置吻合。”

    龙悦红眼眸睁大间,白晨缓慢吐了口气道:

    “他还真是在遛那些治安员。”

    蒋白棉笑了笑,侧头望向商见曜和格纳瓦,饶有兴致地问道:

    “要去和他聊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