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事后
    蒋白棉的目光未做过多停留,不着痕迹地移向了下一条新闻。

    等报纸在两支队伍八个人加费林通手上传了一遍,她才开口问道:

    “有发现什么值得关注的信息吗?”

    ——因为有外人在,格纳瓦只能扮演普通机器人。

    金发蓝眼个子较高的法尔斯摇了摇头:

    “都是很正常的新闻。”

    说到这里,他自嘲一笑:

    “其实我是一个特别喜欢在城市废墟内翻旧报纸看的人,这能让我想象那个年代的人们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比现在美好在哪里,有的时候,它们会让我忘记当前的灰土,觉得生活也不是那么糟糕。

    “嗯,这份邮报和我看过的那些报纸没明显的区别,形式上和内容上都是这样。”

    王富贵、韦特和格雷也相继发言,说自己没从《法赫邮报》上找出有价值的新闻。

    “可吴蒙让费林通带走这份报纸不像是在和我们开玩笑。”蒋白棉斟酌着说道。

    王富贵想了想道:

    “也许是因为我们的见识还不够多。

    “我可以把报纸上的内容抄录下来吗?呵呵,以后遇到见多识广的人可以请教下他们。”

    “没问题。”蒋白棉答应得非常爽快。

    “真的要手抄吗?我觉得找人借台相机,把每一版都拍下来,弄成电子文档会比较方便。”商见曜指了指王富贵身后的背包。

    那里面有一台运行卡顿的老旧型号电脑。

    “但这里没什么人有相机。”王富贵一脸“我难道不知道这样更省事”的模样。

    商见曜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指了指格纳瓦:

    “多功能。”

    你绕了这么大一圈,就是在推销老格吗?蒋白棉腹诽了一句。

    在格纳瓦帮助下,王富贵和格雷获得了报纸的电子文档,法尔斯、韦特、费林通没有电脑,也不觉得报纸上面真有什么值钱的信息,只用写摘要的方式抄录了几条新闻。

    目送他们离开后,蒋白棉环顾了一圈,竖起报纸,指着“生物技术国际博览会”那条新闻道:

    “你们有看出什么吗?”

    商见曜立刻笑道:

    “北方公司。”

    重点不应该是“基因研究成果”吗?龙悦红咕哝了一句,没有说出口。

    白晨跟着点头:

    “它让我联想到了北方某地、北方某家医院……”

    前者是黑沼荒野钢铁厂病历上那个植物人接受新型治疗的地方,后者是江筱月作为志愿者参与某个实验,以摆脱昏迷状态的某秘密机构马甲。

    两者疑似是一家。

    “共同词是北方?”格纳瓦尝试着分析白晨的思路。

    “对。”蒋白棉给予了肯定,“我也有这样的联想,可惜这只是一份综合性报纸,对那个‘生物技术国际博览会’的报道不够详细,没说明北方公司展示的究竟是什么成果。”

    商见曜笑了:

    “这个简单,我记得每个地区都有专门的科学类报纸,对相应事情的报道肯定更加详实,只要我们重返废土13号遗迹,去图书馆之类的地方找一找,应该就能有足够的收获。”

    “这……”蒋白棉犹豫了下道,“在弄不清楚吴蒙真实目的的情况下,我认为暂时还是不要再探索那里比较好。”

    “是啊是啊!”龙悦红飞快附和。

    他相信之前两次决定探索废土13号遗迹时,自己都被吴蒙影响了,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大胆地赞同和加入?

    蒋白棉转而笑道:

    “等回去拜访一下小冲,再视情况制定后续的方案。”

    在见朋友和冒险之间犹豫了两秒,商见曜已是迫不及待地想离开这处前进营地,返回最初城。

    这个时候,龙悦红小声嘀咕了一句:

    “为什么不从基因研究联想到公司?”

    他指的是北方公司展示的是基因研究成果,而非植物人唤醒技术。

    而提到基因研究,灰土上比较有见识的那些人,第一反应都是“盘古生物”。

    蒋白棉轻笑出声:

    “位置不太对,公司在很西北的地方,真要把‘北方’和‘基因’连在一起,更有嫌疑的是‘白骑士团’。”

    “也是。”龙悦红松了口气。

    讨论到这里,他们已无法再继续,因为缺乏足够的线索。

    等天色彻底黑了下来,用过晚餐的“旧调小组”出了城堡主建筑,往停车的地方走去。

    前行之中,他们突然看见一道身影从天而降,重重砸在了混凝土浇筑过的地面上。

    砰!

    那人脑袋底部有鲜血飞快溢出,身体抽搐了几下就失去了动静。

    “跳楼自杀?还是说,被人扔下来的?”因为相隔有一段距离,龙悦红没看得太清楚。

    商见曜一马当先走了过去,一副要检查对方还能不能抢救的表情,蒋白棉、格纳瓦和白晨跟在了后面。

    龙悦红愣了一秒,赶紧追了上去。

    “从旅馆窗口跳下来的。”“应该是自杀……”那个地方围观的遗迹猎人们交流起自己看到的情况和做出的判断。

    越过他们后,龙悦红的眼眸骤然睁大。

    躺在地上的那个人已经没有了呼吸,蓝色的眼睛圆睁着,金色头发染上了鲜红的血液。

    法尔斯!

    这是独行猎人团队的法尔斯!

    和“旧调小组”一起探索废土13号遗迹的法尔斯!

    当冒险已经结束,大家都平安归来后,他竟然选择纵身一跃,摔死了自己。

    这一刻,龙悦红脑海内浮现的尽是废土13号遗迹内自杀的那些猎人。

    他们之中有足足五个就是这么跳楼自杀的。

    现在是法尔斯,下一个会是谁……龙悦红一时毛骨悚然。

    下一秒,蒋白棉沉声说道:

    “我和喂去找王富贵,老格你去找格雷、费林通,小白和小红去找韦特,确认他们没有事情,还有,途中看着对方,不要忽视奇怪的举止。”

    他们之中,只有后续未进入废土13号遗迹的智能机器人格纳瓦确定没受影响。

    “好!”商见曜第一时间做出了回答。

    蹬蹬蹬,哐哐哐,“旧调小组”五个人分成三组,冲入城堡主建筑,奔向了位于四楼的营地旅馆。

    …………

    砰!

    商见曜直接就撞开了王富贵的门。

    正面朝东方,举双手做雄鹰展翅状的王富贵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般团身滚向了旁边。

    啪啪啪,商见曜鼓掌赞了一句:

    “很有经验。”

    “怎么了?”王富贵又惊又疑。

    虽然这家伙看起来不太正常,但现在这么不正常还是相当不正常。

    “法尔斯跳楼自杀了。”蒋白棉沉声说道。

    王富贵眼皮一动,眸子骤然放大。

    “其他人呢?”他脱口问道。

    “还没确定。”蒋白棉正等着格纳瓦和白晨、龙悦红用对讲机回报情况。

    …………

    另外一个房间处,格纳瓦学着商见曜,砰地撞开了木门。

    里面的格雷正就着灯光,绕着火炉,在燥热的夏日夜晚跳着舞蹈。

    感受到动静,他猛地停了下来,抬起脑袋,望向门口。

    与此同时,他摆出了闪避的前置姿势。

    他没有感应到人类意识,所以未准备反击。

    紧接着,他看到那个眼冒红光的机器人抽动手脚,也跳起了舞。

    “……”格雷看傻了都。

    格纳瓦跳完简单的舞蹈,解释了一句:

    “喂说,礼貌就是对等。”

    “有,什么事吗?”格雷一脸茫然。

    格纳瓦用略有合成感的男中音回答道:

    “法尔斯跳楼自杀了。”

    “什么?”格雷惊恐异常。

    …………

    收获颇丰的韦特房间门口。

    龙悦红迟疑之间,白晨已是抬起右脚,猛地往锁的位置一踹。

    砰的声音里,房门向后弹开。

    映入龙悦红眼帘的是一片鲜红,韦特躺在血泊里,脸色异常苍白,已是进入弥留状态。

    他胸口插着一把匕首,从倾斜角度看,应该是他自己用右手干的。

    他也自杀了。

    龙悦红只觉一股凉意从心底蹿了起来,但本能却冲了过去,习惯性地检查起韦特的伤势,白晨则环顾了一圈,拿起了对讲机。

    这时,韦特似乎看到了龙悦红,张了张嘴巴,却没能发出声音。

    他眼神涣散地动着右手,指向了侧面一个地方。

    那是旅馆房间自带的桌子,上面摆着一张用圆珠笔压住的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