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五十八章 闲棋
    棕发褐眸的假“神父”听到商见曜的问题,痛苦的表情愈发明显,脸庞肌肉都扭曲了起来,显得颇为狰狞。

    他用尽全身力气般说道:

    “是,是‘牧者’,布永,长老。”

    “布永?难道他也身高一米七五到一米八零之间,有比较重的黑眼圈,整个人看起来很疲惫?”商见曜一点也没惊讶,用复读的方式反问道。

    很显然,他认为假“神父”口中的长老布永其实是真“神父”假扮的。

    这个被控制的可怜虫根本没见过真正的“牧者”布永。

    假“神父”扭曲的脸庞流露出了难以掩饰的惊恐:

    “对,你为什么会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他整个人迅速变得歇斯底里,似乎已到了接近彻底崩溃的程度。

    商见曜见状,笑着说道:

    “你得感谢我。”

    他随即跨前一步,抬起右手,准确地击打在假“神父”的耳后位置。

    假“神父”直接晕了过去,摆脱了那种难以言喻的痛苦。

    商见曜迅速将他拖到了巷子无人处,掏出了放在衣兜里的青绿色夜明珠。

    …………

    闪烁着微光的“起源之海”内,一分为九的商见曜借助“宿命珠”的力量,调动起了假“神父”的所有记忆。

    他们分工合作,从凝固的巨浪里寻找着最近最清晰的场景,并不断地往前回溯,想以此发现真“神父”的身影。

    没用多久,商见曜们找到了一段相关记忆:

    叫做桑德尔的假“神父”前天收到了一封来自“牧者”布永的信,用对比暗号的方式确认过这是真的后,开始谋划怎么从“狼窝”内得到监控录像。

    循着这段记忆,商见曜发现所谓的“牧者”布永主要是依靠寄信的方式给桑德尔下达命令,而每次送信的人和信上的地址都不一样,前者明显是被“催眠”的工具人,后者一看就是假的。

    他偶尔也会打电话给桑德尔,另外还和这位假“神父”见过三次面。

    这三次见面的记忆里,“布永”的形象非常模糊,没明显特征,且缺乏足够的走动场景,商见曜只能辨别出他的身高和蒋白棉相差仿佛,脸上有较重的黑眼圈,透露着无法掩盖的疲惫。

    前面那一点换句话说就是,疑似真“神父”的男子身高确实在一米七五到一米八零之间。

    而桑德尔汇报情况的方式是,在约定的时间拍电报,可对面只接收不回电,处于静默状态,无法利用技术手段定位信号源的位置。

    商见曜飞快回溯着,找到了桑德尔当初“成为”“神父”的那一幕。

    很明显,这有篡改的痕迹。

    而只是利用工具的商见曜难以调动起最底层最潜意识的记忆,无法对此进行修复。

    为了节约“宿命珠”内的能量,商见曜很快结束查看,回到了现实世界。

    收好那枚青绿色的夜明珠,他环顾了一圈,见没人靠近,遂拿起对讲机,将刚才的收获简单汇报了一遍。

    蒋白棉听完之后,缓慢吐了口气道:

    “把假‘神父’弄回他屋里,等我过来。”

    她随即收起从“黑衫党”弄来的“橘子”步枪,向白晨、龙悦红、格纳瓦下达了命令:

    “继续待在现在的位置,观察周围各栋房屋内是否有身高一米七五到一米八零,神色疲惫,黑眼圈较重的男子出来。”

    她怀疑真“神父”可能在附近监控着这一切,一旦假“神父”出了什么问题,立刻就会切断联系。

    而刚才,假“神父”房间内的“消防车”鸣笛声和商见曜大喊声,周围街区都依稀可闻。

    当然,蒋白棉觉得以真“神父”的风格,不太会亲自监控,更可能是“催眠”两到三个普通人,让他们轮流注意,有什么异动立刻拍发电报。

    毕竟假“神父”不止一位,真“神父”分身乏术,只能用效率没那么高但更安全更隐蔽的办法。

    基于这个推测,蒋白棉专门对格纳瓦道:

    “老格,你监控这个波段的无线电信号……”

    虽然这很大可能已经来不及,但做了总比没做强。

    蒋白棉向“旧调小组”其余成员下达命令的同时,商见曜已搀扶起假“神父”,如同帮助生病同伴一样,将他带回了原本的那个公寓房间。

    关好门,商见曜用强行关机的方式结束了音乐的循环播放。

    很快,蒋白棉赶了过来,进了房间。

    她和商见曜仔细搜查了这里,只发现了一些单词拼写错误连篇的“反智教”宣传资料。

    “他明明不是文盲,连电脑都会用,为什么还拼写错单词……”蒋白棉“小声”嘀咕了一句。

    “要是单词全对,语法正确,他拿什么取信那些信徒?”商见曜觉得这没有任何问题。

    蒋白棉望向了昏迷于床上的假“神父”桑德尔,斟酌着说道:

    “我用老格编的程序把电脑恢复正常,看一看里面有什么线索,你把他弄醒,交上朋友。”

    “好。”商见曜嘴角翘起,走向了床边。

    等蒋白棉把那台便携式电脑从病毒感染中拯救了回来,商见曜已经和苏醒的桑德尔谈笑风生。

    他用事实雄辩地证明了对方是假的“神父”,是真“神父”的傀儡,激起了桑德尔的仇恨之心。

    这一部分,他甚至没用能力。

    “虽然不确定真‘神父’有没有发现你这边出了问题,但我们可以先装着没出问题。”蒋白棉转过椅子,望着桑德尔道。

    她组织着语言,给出了自己的计划:

    “你等会装出狼狈逃跑的模样,转移去别的地方,然后,在约定的时间给真‘神父’拍电报,就说被我们盯上了,差点被抓住,好不容易才逃掉。”

    “好!”桑德尔回答得非常有力。

    他想了一下,咬牙切齿地说道:

    “他长期玩弄我的精神,我不报复回来就白活了这么久!

    “但,干掉‘神父’之后,我会离开这里,悄悄退出‘反智教’。”

    他对“反智教”长老层次的人物忌讳甚深。

    而这样的强者有足足八位——“反智教”的实权机构是“八人会议”,更上面的教宗据说去了新世界,服侍执岁“末人”了。

    “这是你的自由。”蒋白棉点了下头。

    至于到时候商见曜会不会因为桑德尔做过那么多坏事,又将他抓起来,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蒋白棉和商见曜又询问起“反智教”相关的问题,未能得到超越以往认知的新收获。

    因为此地不宜久“留”,他们目送着桑德尔仓促又踉跄地“逃”了出去。

    “再见!一定要再见啊!”商见曜恋恋不舍地挥舞起右手。

    蒋白棉翻了个白眼,正色说道:

    “我们也撤离。”

    他们迅速离开这栋公寓,去了约定的碰头地点。

    然后,白晨、龙悦红和格纳瓦依次汇报了自己那边的情况。

    他们都没有发现疑似真“神父”的男子。

    监控无线电信号上,格纳瓦也没有收获。

    “收队。”蒋白棉拿着对讲机,下达了命令。

    返程的深红越野上,副驾位置的蒋白棉对这次行动做起总结。

    她叹了口气道:

    “还是没能抓住真‘神父’的狐狸尾巴,桑德尔那里只能算是一步闲棋,大概率不会发挥作用。”

    “真‘神父’真的太狡猾太谨慎了……”龙悦红跟着叹息。

    车内随即变得沉默,所有人都似乎有点意志消沉。

    他们好不容易找到有用线索,费了九牛二虎的力量,还是没能抓住真“神父”。

    ——对于失败,格纳瓦也是能做出正确“反应”的,就像在塔尔南那时一样。

    几秒后,商见曜充满自信相当兴奋地说道:

    “这样的对手才有意思啊!”

    他一点都不沮丧,甚至还补了一句:

    “等抓住真‘神父’,把他吊起来打的时候,肯定会特别满足。”

    “是啊。”蒋白棉听完之后,笑了一声。

    她的情绪状态已恢复了正常,同时还多了点接受挑战的欲望。

    “嗯,只要真‘神父’还要做事,还会行动,总会暴露的。”白晨也吐了口气。

    想了想,蒋白棉说道:

    “慢慢来,不要急,我们回头先接收了赵家的左岸庄园再说。

    “呵呵,说不定真‘神父’就在那里等着我们。”

    庄园的所有权转移在已有初步秩序的“最初城”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还需要走行政部门审批这个流程,所以,“旧调小组”还得等几天。

    这时,坐在后排中间的龙悦红看了商见曜一眼道:

    “你在想什么?”

    商见曜脸上写满了“我在冥思苦想”。

    听到龙悦红的问题,他思索着说道:

    “我在想,最近如果闲着没事,就去真‘神父’可能出没的地方蹲点,发现符合特征的人就让老格上去‘搭讪’,拖到巷子深处交流……”

    “这,这不就是大海捞针吗?”龙悦红好笑说道。

    商见曜摇了摇头:

    “不,是钓鱼。

    “钓鱼最需要的就是耐心。

    “现在的问题是,哪些地方是真‘神父’可能出没的地方。”

    蒋白棉张了张嘴巴,又闭了起来,露出沉思的表情。

    PS:好像有个什么作者投票,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但还是求一下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