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五十一章 还原
    郊外树林内枝叶交杂,阳光只能从缝隙里照入,让这里显得黯淡又幽静。

    蒋白棉和商见曜没急着深入,来到之前白晨和龙悦红停车兼躲藏的地方,以这个为圆心,往四周一点点搜索。

    这个过程中,他们都拿出了手电筒,并折了根树枝,拨开草丛,寻觅痕迹。

    蒋白棉的状态还是比较放松的,边认真搜查,边笑了一声:

    “那些经常在树林里狩猎的人都会拿一根细长的木棍或者树枝打前方的草丛、灌木丛,就像我们现在一样,目的是惊走可能潜藏的毒蛇、毒虫,免得一不小心踩上去被咬那么一口。”

    “为什么要惊走?吓出来抓住就可以当食物了。”正监控四周情况的商见曜表示真浪费。

    蒋白棉轻轻点头:

    “人类饿极了,什么都干得出来,而且有想法,有工具。我一直都这么说,除了少数畸变成怪物的种群,灰土上最危险的生物就是人类,呃,‘高等无心者’也算在人类行列。”

    说话间,她突然蹲了下去,用电筒光芒照向前方地面。

    “果然有脚印。”蒋白棉冷静地说了一句。

    接着,她提醒起商见曜:

    “过来的时候小心一点,别破坏了其他痕迹,还有,不要放松对周围的观察。”

    商见曜立刻放轻了自己的脚步,一点点往蒋白棉那边靠拢。

    蒋白棉回头目测了一下道:

    “和小白他们的距离在五米左右,小白他们的相关记忆果然被篡改或者模糊了。

    “这么看来,和‘野草城’时相比,真‘神父’的能力提升还不是那么明显,应该还没有质的突破,没进入‘心灵走廊’。

    “哎,之前没提醒小白和小红,让他们一发现有人进入十米范围就拔枪瞄准,警告对方不能再靠近。我也是没想到,真‘神父’会这么针对我们,抓捕行动本身又不用他亲自挖陷阱。”

    商见曜凑到了蒋白棉旁边,蹲了下来,笑着说道:

    “我觉得你太看不起小白了。”

    蒋白棉侧头扫了他一眼:

    “你的意思是,清楚真‘神父’需要拉近距离来‘催眠’或‘篡改记忆’的小白不可能放任别人进入自己十米范围,她当时没有拔枪警告是受到了别的影响?”

    说到这里,蒋白棉恍然大悟:

    “他们看到的真‘神父’追逐兔子其实是幻境,就像我们之前遭遇的一样。

    “而真‘神父’趁这个机会,悄然潜到了他们旁边,等幻境一结束,就‘催眠’他们,对,当初许立言就是这么被‘催眠’的,嗯,由于幻境和现实间隔太近,小白和小红又受了影响,某些记忆上出现了模糊,所以把猎人和‘催眠’混在了一起,建立了因果关系,

    “难怪小白说猎人和他们距离在十米左右,甚至更远,她应该有做好猎人再靠近就拔枪警告的准备,所以在这方面印象不那么模糊。”

    蒋白棉忽然咬牙切齿:

    “真‘神父’确实狡诈。

    “我现在就希望他用这一套来对付我!”

    在那样的幻境里,真“神父”似乎能隐藏自己的人类意识或者用别的办法瞒过在场的觉醒者——当初净念禅师就没有发现,但蒋白棉相信,肯定不研究科学不追逐最前沿技术的真“神父”大概率不会去掩盖自己的生物电信号。

    到时候,蒋白棉会给他一个惊喜,让他知道什么叫“盲狙”。

    商见曜没有回应蒋白棉,突然叹了口气道:

    “我还挺想看真‘神父’抓兔子的……”

    蒋白棉想象了一下那副画面,感觉颇为古怪:

    一个以狡诈著称,擅于谋划的知名反派,在树林内辛辛苦苦地抓兔子。

    这怎么想怎么好笑。

    “检查痕迹吧!”蒋白棉制止了自己思路的发散。

    她又将电筒光芒对准了那些脚印,简单做起测量,末了模糊估算道:

    “痕迹较新鲜……身高在一米七五到一米八零之间……男性……体重偏轻,应该比我还轻,具体得结合泥土情况来计算,等会让老格来,并提取微小线索,拍照存档……前脚掌重后脚掌轻,走路体态是较为前倾的……鞋底花纹不确定是否属于最初城常见类型,磨损较为严重……”

    蒋白棉随即将电筒的光芒照向了不远处,寻找起第二枚脚印。

    由于春日多雨,树林内泥土较为软烂,她和商见曜很快找到了一系列脚印——往白晨和龙悦红原本所在靠近的脚印。

    蒋白棉将轨迹放入自己的辅助芯片之后,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真‘神父’走路有点奇怪啊,但又不像是喝醉了的样子。”

    正常来说,只要没被蒙住眼睛,一个人的前行必然是大致保持一定状态的,等到需要拐弯,才会调整方向。

    可地上的足迹却时而偏左,时而偏右,时而深,时而浅,给人一种目标略微踉跄的感觉。

    如果说这种改变较大,那还可以解释为真“神父”在避开白晨、龙悦红的关注或者处于酒醉状态,但所有脚印的偏离幅度都相当小。

    商见曜认真点头道:

    “看来他也是舞蹈爱好者,或者喜欢蹦蹦跳跳。”

    蒋白棉脑海内顿时闪过了一副画面,差点挥之不去。

    那是真“神父”和商见曜一起跳“小苹果”的画面。

    这时,商见曜又补了一句:

    “或者他身体虚了。”

    蒋白棉眼睛一亮道:

    “结合他体重偏轻这一点,我怀疑真‘神父’身体状态不太好。

    “他三个能力是‘催眠’、‘记忆篡改’和那个与幻觉相关的,没有涉及身体健康的,所以,要么他付出的代价与此有关,要么他本身就比较虚弱。

    “嗯……我记得‘末人’领域的代价有一个是‘睡眠障碍’……真‘神父’会不会就是这个?你不觉得这些脚印就像一个还不怎么清醒,走路发飘的人留下来的吗?”

    啪啪啪,商见曜鼓起了掌。

    “而长期睡眠障碍会有什么特点呢?比较重的黑眼圈,相当疲惫的状态,较为憔悴的脸色,还有,对那些能刺激精神的物品的依赖……”蒋白棉越说越是兴奋。

    商见曜同样兴奋:

    “我脑子里有画面了。”

    蒋白棉固定好这些脚印,领着商见曜深入了树林。

    途中,有出现脚印被破坏或没留下的情况,但在放大了搜索范围后,两人还是找到了新的痕迹,一路追踪了下去。

    许久后,蒋白棉和商见曜穿出了树林,来到了另外一边。

    这里同样是一条夯土公路,时不时有车辆来往。

    两人四处找了一阵,因痕迹破坏太严重,没能发现脚印消失在哪里。

    不过,商见曜还是捡到了一个东西。

    那是一个沾满泥土的烟头。

    “结合香烟能够提神,真‘神父’疑似有睡眠障碍看,这很可能是他留下的,回头找人做个检查。”蒋白棉戴上手套,将烟头装入了一个原本放药品的小袋子里。

    而发现烟头的地方,有车轮碾压的痕迹。

    “像是改装过的越野,比正常要重。”蒋白棉目测道。

    两人又搜寻了许久,未再有什么收获,于是返回吉普和灰色越野停靠的地方,让格纳瓦去做线索的提取和现场的拍照。

    忙完了这一切,“旧调小组”几位成员驾车返回了最初城。

    保险起见,他们没再回青橄榄区铁勋章街那个出租房,住进了红巨狼区的安全屋。

    “呼,明早联络赵正奇,看能拿到什么报酬。”蒋白棉将自己丢进了安乐椅内。

    龙悦红有点迟疑地说道:

    “他会不会给不到我们想要的那么多,毕竟我们后面也没做什么事,当初给庄园那句话又不算承诺。”

    “而且,而且他现在还和福卡斯将军建立了联系。”

    “那我们就可以武装讨薪了。”商见曜跃跃欲试地说道。

    蒋白棉则笑道:

    “可我们承受的风险也不小啊,差点死在真‘神父’手上。我想他应该能体谅我们的辛苦,至少会给一个庄园。

    “嗯,我也会暗示他,我们会继续这件事情,直到解决真‘神父’,呵呵,他肯定也不希望这个人还活着,一个庄园对赵家来说虽然会很肉痛,但也没到伤筋动骨的地步。”

    龙悦红诧异脱口:

    “我还要追查‘反智教’,解决真‘神父’?”

    蒋白棉坐直了身体:

    “这不是我们要不要解决真‘神父’的问题,而是他会不会继续报复我们。

    “有这么一个定时炸弹藏在周围,我们做什么事都不安心。就算他不亲自出面,等我们找到机会接近两个目标时,他也能突然喊上一声,让我们直接完蛋。”

    说到这里,蒋白棉露出了和煦的笑容:

    “而且,我一直都在说,我很小气的!”

    啪啪啪,商见曜的鼓掌从不迟到。

    蒋白棉转而望向白晨和格纳瓦:

    “但要尽量和福卡斯将军那边保持好距离,顶多通过赵正奇或者许立言拿一些审问结果。我们没那个能力掺合‘最初城’的内部斗争,除非公司亲自下场。”

    说完,她轻拍了下双掌,笑着说道:

    “小红和小白赶紧休息一下,让情绪状态完全恢复,我们三个研究提取到的线索,弄一弄灰土语入门教材。”

    龙悦红和白晨尚未来得及回应,商见曜已“犹豫”着问道:

    “那,庆功宴还参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