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一百五十二章 细节中的情报(月初求月票)
    之前,从突如其来的躲藏“冲动”中恢复后,白晨就已经站了起来,打开窗户,准备配合蒋白棉、商见曜对付那个“高等无心者”,所以,她有看见南柯观观主周玥的那番举动。

    对于白晨的回答,蒋白棉一点也不意外,反问道:

    “为什么这么觉得?”

    白晨简单说起自己的分析过程:

    “当时,周观主只做了三件事情:一是扔掉手电筒,这个可以不用考虑了;二是砸出了装,嗯,应该是符水的瓶子;三是拿八卦镜照那个‘高等无心者’。”

    坦白地讲,听到符水、八卦镜这些名词,龙悦红总有种这不科学的感觉。

    而更不科学的是,它们竟然发挥了作用!

    这就像是故事里的情节映入了现实,而那个故事的开头还专门写了一句“纯属想象,绝非真实”。

    这样的恍惚感里,龙悦红听见白晨继续说道:

    “如果那个‘高等无心者’害怕的是符水,那他遮掩闪避之后,完全不需要逃跑,因为周观主似乎只带了一瓶水。”

    而且,那个塑料瓶内的符水已洒了一地,里面只剩下一点,不足为虑。

    排除掉电筒和符水两个答案后,白晨的结论就很清晰了。

    蒋白棉先是“嗯”了一声,表示了赞同,然后才评价道:

    “这有一个问题,你把那个‘高等无心者’的智慧和人类等同了。

    “我们能明显看到,他和沼泽1号废墟内那些‘高等无心者’不一样,更接近野兽而不是人。

    “仓促之间,野兽是无法去思考敌人是否还有符水的,他只会根据本能,远离危险。”

    沼泽1号废墟内那些“高等无心者”明显是被小冲调教过的,或者说受到了他的影响,所以表现得更像是人。

    白晨思索了一下,回想自己这么多年应对野兽和普通“无心者”的经验,点了点头道:

    “确实。

    “他太强大了,我下意识把他当成了人。”

    她没有因自己在分析问题时犯了错误就感觉羞恼,不愿意承认。

    这一方面是在荒野流浪者的生涯中,犯错往往就意味着危险,有人指出你的错误那是在拯救你,另一方面是类似的复盘里,“旧调小组”倡导的氛围是勇于批评和自我批评,哪怕蒋白棉自己,也有思虑不周,被提醒的时候。

    蒋白棉转而望向商见曜和龙悦红:

    “你们有什么看法?”

    “我还是觉得这,这太玄幻了。”龙悦红斟酌起语言。

    商见曜跟着点头道:

    “因为他是鬼……”

    他把“鬼”字拖得很长,刻意表现出了阴森森的感觉。

    蒋白棉白了他一眼:

    “说人话!”

    “那些东西克制他。”商见曜表情一正,变成了专业人士,“人类觉醒有代价,‘高等无心者’应该也有。‘蜃龙教’崇拜的是‘幻觉之神’,知道这个领域可能付出的代价、存在的弱点是什么很正常。”

    现在是专业严肃的商见曜?蒋白棉嘀咕了一句,没敢把这个问题说出口。

    听到这里,龙悦红慢慢醒悟了过来,接受了周玥用神棍风的器物吓走“高等无心者”的事实。

    可能是因为之前遇到那些觉醒者的时候,他要么根本没有参与,要么不知道或者没利用过对方付出的代价,所以在这方面没有太深刻的印象,遇到的事情不会直接往相应的点上去想。

    “不错。”蒋白棉回应了商见曜的分析,脸上逐渐露出了笑容。

    她笑得就像是偷到了小母鸡的狐狸:

    “从这一点出发,周观主准备的那些东西透露了很重要的情报啊。

    “幻觉领域的觉醒者有可能的弱点是:

    “怕水,怕光,怕镜子,还有,脸盲。

    “嗯……她背后那根麻袋又代表的是什么。”

    怕水是从瓶装符水解读出来的,怕光来自手电筒,怕镜子不用说,自然是那面八卦镜,脸盲则是周玥自身的表现。

    这……龙悦红听得一愣一愣,莫名有一种自己是不是有秘密在平时不小心表现了出来,被组长看在眼里却没有说的感觉。

    周观主都没做什么事情,就被分析出了一二三四五!

    啪啪啪,商见曜鼓起了掌。

    而对于麻袋的意义,他也诚恳地做出了回答:

    “怕被套起来打。”

    “谁不怕?”蒋白棉没好气地回了一句,接着说道,“怕光可以排除,周观主看到那个‘高等无心者’站在路灯之下后,就直接扔掉了手电筒,说明她也是这么想的。脸盲不构成被吓跑的原因,也能排除。怕水,嗯,你们应该也注意到了,被扔进酒吧的那具尸体,脖子处有明显的啃咬痕迹,血液流出了很多。这也是水啊,那个‘高等无心者’明显不怕。”

    她顿了一下,又补充道:

    “呃,不排除他畏惧的是特定种类的水,可惜当时周观主和格纳瓦都在,我没法搜集一点回来研究,不过嘛,这个可能还是比较小的。

    “麻袋一直没有使用,但不排除产生了震慑作用。

    “总之,最大的可能是那个‘高等无心者’害怕镜子。”

    白晨若有所思地附和了一句:

    “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就可以解释那名‘高等无心者’为什么不进酒吧。

    “里面亮着灯的情况下,窗户的玻璃就像是一面面镜子。”

    蒋白棉闻言,笑了起来,对龙悦红、商见曜道:

    “看看,看看,这就叫举一反三,大胆假设,小心验证。”

    这赞得白晨都有点不自在了。

    赞完白晨,蒋白棉对龙悦红道:

    “你也得准备一面可以随身携带的镜子了。”

    整个小组就龙悦红没有。

    ——作为女士,作为擅于狙击的枪手,蒋白棉和白晨都是有化妆镜的。商见曜为了让能力对自身起效,也是有的,不止一面。

    “我天亮就去换!”事关生死,龙悦红完全没有不好意思的表现。

    他之前就发现,塔尔南有的摊位可以交易化妆镜。

    这显然也是来自旧世界城市废墟的。

    他话音刚落,商见曜就轻飘阴森地说道:

    “也许那是哪个死者用过的,她的鬼魂就寄居在里面……”

    “别吓小红了,说正事。”蒋白棉打断了商见曜的鬼故事。

    我会怕这个?龙悦红想了想还是决定选相对比较新的化妆镜。

    这时,蒋白棉做起了自我检讨:

    “这次我犯了一个错。

    “因为塔尔南治安良好,规模不小,又有机器人卫队保护,我下意识认为那个‘高等无心者’不会袭击这里,没产生足够的警惕。”

    “无心者”袭击较小的人类聚居点,获取食物才是灰土上常见的事情。

    “我也犯了一个错误。”商见曜跟着说道,“在最开始刮起风,有人砰砰拍门的时候,我没有出去和他玩捉迷藏,比谁先找到谁。”

    “这种情况大部分都是小孩子的恶作剧。”白晨给出了自己的看法,“我们确实不能放松警惕,但也没必要因此疑神疑鬼,人类的精力是有极限的。”

    所以我不做人了?蒋白棉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了这么一句话。

    她还以为商见曜会这么回应,但商见曜只是点了下头:

    “是小孩子并不影响捉迷藏。”

    这一次,两人的脑电波没有对上。

    各自做完检讨,总结了经验和教训,蒋白棉转而说道:

    “这个‘高等无心者’能力的范围有些大,效果也非常强,我怀疑他要么已经抵达了‘起源之海’的终点,找到了自我,只是因为本身失去了智慧,始终无法战胜,要么在罹患‘无心病’前,就进入了‘心灵走廊’。

    “还好,没有智慧的强者要比正常弱很多很多。”

    蒋白棉一直认为“高等无心者”是闯不过“起源之海”最后那一关的——那是和自我的对抗,没有清醒的意识和足够的智慧很难完成。

    听到这里,龙悦红下意识说了一句:

    “‘高等无心者’未必是靠觉醒,也可能是大脑等器官发生畸变,产生了相似的能力……”

    这就不存在渡不渡得过“起源之海”的问题了。

    说着说着,龙悦红沉默了下来,因为他发现“高等无心者”,至少现在遇到的这个,在一些表现上,还是和觉醒者很像的:

    他们都存在一定的弱点或者说代价。

    “嗯。”蒋白棉没有直接否定,毕竟缺乏足够的样本和证据。

    她思索着说道:

    “先当这个‘高等无心者’是觉醒类,代价是害怕镜子,那他的三个能力又分别是什么?”

    “制造幻境!”龙悦红抢答道。

    蒋白棉轻轻颔首,补了个修饰:

    “目前看起来没有短板的幻觉能力。”

    “还有让我们总是选择错误的那个能力。”商见曜摆出了名侦探的架势,就差叼一根烟斗,“我感觉这是针对我们条件反射的。”

    刚才只有他和蒋白棉体验到了这个能力。

    “对。”蒋白棉表示赞同,“应该是误导我们的条件反射或者本能反应,让我们对外来的刺激不能做出正确的应对。”

    当时,她明明控制得住自己的身体,却总是做出不该有的选择。

    “听起来有点可怕。”龙悦红忍不住感慨了一句,“这该怎么应付?”

    “穿一套镶满碎镜的衣物,让他看都不敢看你。”商见曜提供了一个办法。

    他随即唱起了歌:

    “你最闪亮……”

    不等蒋白棉瞪自己,商见曜收敛起神色,严肃说道:

    “可以改变自己的条件反射。

    “比如,遇到敌人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拔枪,而是跳舞。

    “等再被那个能力影响,就负负得正了。”

    龙悦红先是觉得这很有道理,然后才察觉到问题:

    如果遇到的不是这个“高等无心者”,而是别的敌人或者野兽呢?

    跳舞给他们看?

    PS:月初求月票~